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四十)

简介:后宫叶修传

四十、

一月之期越来越近,叶修算着日子,这场替身任务很快就要结束了。

期间喻文州和张新杰经常来找他,有时候两人撞上,看对方就没有好脸色。

叶修头疼的可以,不明白这两个人怎么就较上了劲。倒是韩文清依旧贯彻他的明君贤帝风范,除了看望一叶,很少踏足叶修这里。即使是来,也沉默寡言,不怎么与叶修说话。

好像见到叶修,就勾起他的惨烈回忆一样。

一叶在叶修这里过的很是滋润,吃好喝好,养的越发皮毛水滑。韩文清见了,也有些惊奇。

“以前它也喜欢往你这里跑,但是也没有这么喜欢这里,整天闹腾不肯听话,最近倒是转了性。”说话时,韩文清想抱抱一叶,一叶扑腾了两下,又扑到了叶修怀里。韩文清只能摇头苦笑。

“说不定是我和一叶有缘呢。”叶修随口道。

韩文清不知想到了什么:“有缘吗……也是,它之前的主人与你很像。”

“当年我和他刚捡到一叶的时候,一叶还小的很,似乎是先天不足,比别的狐狸都要小,又弱又可怜。”韩文清想到往事,眼神柔和下来。

叶修只是笑,不说话。

他懂得,不要在男人回忆白月光的时候打断他嘛。

叶修:今天也是超级贴心的好替身.jpg


其实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叶修也喜欢上了这只乖巧可爱的小狐狸。可惜期限一到,他就要离开,想到这里不免有些不舍。

他抱着一叶的时候,忍不住叹了口气。

只是这一声叹气,似乎引起了一叶的不安。它有些紧张的供到叶修怀里,小爪子扒住叶修的衣服不松手,仿佛害怕叶修突然消失一样。

叶修苦笑。一叶确实聪明又敏感,但他不能不走。

“乖,以后你也要好好听话,知道吗。”还好按照韩文清对一叶的宝贝程度,一叶估计是受不了什么委屈,叶修感到略略放心。

但是一叶却把叶修抓得更紧。


叶修这段时间依旧每天喝药。

宫里的药每天送来一碗,但是叶修仍然不知道这药是什么作用,他又为何要喝。

但既然无毒,他也无心多问。

反正马上就要离开了。而原主既然每天喝药,这药对他想必是有用的。

可惜至今他对原主的记忆仍旧不完全,也就无从得知了。


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叶修却觉得这一个月的生活实在不错。

闲适安逸,岁月静好。

那些所谓的后宫争斗,在韩文清对后宫一视同仁的漠视下,实在是显得毫无意义,一般便也就相安无事。

何况叶修,还是个能偷偷出宫的。

他看过御花园里的奇花异草,走过烟波湖万千波涛。他在月下大殿金顶上观山河万里,也曾游览城外流水的碎月浮光。对叶修来说,这一趟皇都之行,足够有趣。

而在离开之前,叶修还有一次游山玩水的机会。

春狩要开始了,这一次,韩文清点名让叶修随行。


“……我还想说呢,这时候原身的名声明明还好,怎么后来就被传成了祸乱后宫、独占恩宠的妖妃,”叶修瘫在账子里,一动也不想动,“春狩时整个后宫他只带我一个人,不是把我往风口浪尖推吗。”

“什么风口不风口的,叶神你就是不想动吧。”系统2333吐槽。

“唉。”叶修叹气,好吧,他是真的不想动。

平时同张新杰或者喻文州一起,都是随走随停,一路游乐,因而也不累;但春狩这种活动,实在是令叶修这个电竞宅男敬谢不敏。

“幸好我的身份不用上去打猎。”叶修庆幸,他可不太会骑马。

一边想着,叶修从帐中卧榻上爬起来,走出账篷。

现在正是下午,再过一会儿,傍晚的红霞就会铺满半个天空。

皇帝已经带领群臣祭祀郊庙,今天一路行军,设帐围场。春狩还没有正式开始,明天才是猎场竞技、宴请群臣的日子。

也是紧急支线任务的最后一天。


猎场已经围起,不相干的人员都已经清走,叶修沿着猎场边缘慢慢的走。

风吹百草,万树有声,有鸟鸣啭。叶修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游逛,风清气朗,闲云舒卷。

走过一个小丘,叶修意外的望见一个人。

“你怎么在这里?”

那人也有些惊讶,正是张新杰。

张新杰几步走过来,轻声道:“不在帐子里待着,怎么出来了。”

叶修眨眨眼:“怎么,出事了?”

张新杰皱着眉:“接到密报,这次春狩可能不太平。”

“不太平?”叶修忍不住笑,“莫非是有刺客。”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五皇子旧党势力这些年查的虽严,但是仍然没有除净。这些年眼看陛下地位愈发稳固,终于是坐不住了。线报上说,这次他们恐怕会孤注一掷的出手。”

“你们和五皇子党还真是深仇大恨……”叶修忍不住道。

“当年发生了太多事,”张新杰摇摇头,“争的太惨烈。”那场夺嫡之战牵扯之广,影响之大,都超过一般人的想象。若不是关键时刻喻文州相助,与先皇进行了那场交易,韩文清想要登基还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你们做好部署了?”

“已经安排下去了,明天正式围猎是最危险的时候,你也要小心些。”

“说起来五皇子旧党不是密谋刺杀么,你们得到消息也真是快。”五皇子党的信息保密工作不行啊。

“说起这个,确实有些奇怪。”

张新杰想起了什么,神色有些严肃。

“这次五皇子旧党行事小心,我们的密探完全没有发觉。直到忽然有一封密信送到了我这里,才安排了人去查。”

“密信?”叶修一下子好奇起来。

“信上说,春狩有变,小心防范。”

这个神秘的送信人是谁,却一直没有查出来。


两个人便走边聊,不知不觉便走的有些偏远。

青山静默,溪水绕山。已经是傍晚了,长空渺远,群鸟盘旋,万千霞光壮阔而恢宏。

一溪绿水皆春雨,半岸清山半夕阳。

两个人并肩走着,让张新杰想起了烟波湖那天,也是这样一个傍晚,他看着叶修霞光映衬下的背影。那时候他不懂心底的悸动,现在他却渐渐明白了。

城郊水边看月那一晚的冲动之后,他回去想了很久。

“你现在扮作叶公子,但总不会一直这样吧?”

叶修点点头:“当然,很快真正的叶公子就回来了。”

叶修想起了什么,叹了口气。

明天,他就要离开了。

张新杰停下了脚步,侧过头,轻声开口:“叶猫猫。”

“嗯?”

“等到事情结束,你……”

你和我在一起好吗?

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以前从没做过这样的事,说过这样的话。一向冷静理智的张新杰,难得紧张纠结起来,患得患失,小心翼翼。

叶修还疑惑的望着他。

张新杰狠狠心,正想开口,却忽然见叶修脸色变了。


身后是尖锐的风声。

或者说,是利箭破空的冷啸。

太快了,何况是冲着张新杰背后来的,根本难以躲避。

这一刹那,张新杰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却什么也做不了。

但是,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幸好这支箭是冲着他来的,不会让叶修受伤。

只是可惜,他想说的话可能说不出口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张新杰却觉得忽而天旋地转,被猛地扑倒。

电光火石之间,就在他身边的叶修一把抱住他压倒,硬生生躲过了第一支箭。


但是第一支箭后,还有第二支、第三支。

速度太快,角度刁钻,终究是躲不过。

不过,现在是叶修护在张新杰身上。

那两支箭,也射中了叶修背后。

叶修脸色一白。

张新杰反应过来,脸上血色顿失,双手颤抖起来。

“猫猫?!”

—————————————————————————

五皇子,一个连名字都没有、兢兢业业搞助攻、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可怜反派,之后还有他的戏份。

张新杰,一个难得纠结开口晚了一步不幸遭遇剧情杀的可怜人。


这一章又提了一下一些伏笔,要不然等解释伏笔的时候都忘了还有这个伏笔了(其实我觉得已经忘了)(喂)

评论(35)

热度(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