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三十八)

简介:后宫叶修传

三十八、

张新杰话出口,自己先愣住了。半响,他冷着脸咳凑一声。

叶修也回过神来,叹息一声,不再说话。想到黄少天他总是心情复杂,难以遣怀。

一月之期已过半月,待到回去药谷,还是要劝劝他才好……

张新杰正想说点什么掩饰一下刚才的失言,却见叶修面有郁色,不由得开口:“怎么了,心情不好?”

叶修摇摇头,不想多说,随口道:“宫里闷的。”

张新杰想起百花节那天的游玩,叶修一直兴致高昂,顾盼神飞。想来他是喜欢宫外自由生活的,才华卓绝却要困于宫墙,难怪抑郁。想到这里,张新杰忍不住又给“叶秋”记上一笔。

他却不知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叶修本身乐得宅在屋里,韩文清又向来无心后宫,一年到头除了看他的狐狸难得踏足叶修宫内,叶修小日子过的算是美滋滋。出宫自然也不错,不过大半是出于对古代风貌的好奇,想要见识一番,并非是为了派遣寂寞。

实际上,有2333提供的荣耀游戏,他觉得在哪里都无所谓……

可惜张新杰不知道叶修真实想法。他忍不住说:“你若是无事,不如今夜我带你出城去?”

话一出口,他又想要扶额。今天这是怎么了,往常他才不会管这么多闲事。可是他看到叶修一下子亮起来的眸子,又觉得自己做了件正确的事。

唉,罢了。

叶修确实很有兴趣。或者说他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挺有兴趣,当下欣然应道:“真的?城外有什么有趣的地方么?”

看叶修兴致盎然,张新杰也莫名心情好了起来。

“今夜应是个满月,城外想来别有一番景致。”

“月朗风清,出去走走也好。”叶修随便披了件衣服,又撸了一把一叶毛茸茸的小脑袋,叮嘱它乖乖睡觉,便在小狐狸怨念的目光里,和张新杰出去了。

跟着张新杰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宫门,叶修忍不住有些新奇。看来不论哪个世界,韩文清都对张新杰很是信任,甚至给了他随意出入宫廷之权。

两人走在无人的官道上,月光洒在青石路上,仿佛一地碎银。

那次百花节放了花灯叶修就匆匆赶回宫内,一路也无心游玩。算起来这是叶修夜游皇都最轻松、自在的一回,这座宏伟的皇都终于把它的夜间风貌展现在叶修眼前。

“你不是平日很忙么?怎么对皇都游玩的地方看起来熟悉的很。”

偏僻的道路上只有叶修和张新杰两人,月光拉出两人长长的影子。

“之前不忙的时候,无所事事,走过皇都很多地方。”张新杰神色淡淡。

“张大人权高位重,日理万机,还有不忙的时候?”叶修有些新奇。

“陛下登基之前。”

于是叶修便明白了。

在韩文清登基之前,五皇子势大,太子势弱,张新杰是太子一脉,自然也得不到重用。

叶修点点头,也不再问。他对这些夺嫡秘辛,也没有多大兴趣。

“你对以前的事不好奇?”

叶修笑着摇摇头。

后来,叶修常常后悔他当时没有多了解一些,没有多思考一些,那样,很多事也许就不会再发生,不必再经历。

但是他没有意识到他错过了什么;实际上这也不是他第一次错过,那些隐藏在旁枝末节里零零碎碎的真相,终究是被忽略了。

或许从一开始,一切已经注定。

但此时谁也没有意识到什么;在这个世界的时间线上,该发生的已经悄然发生,但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依旧对这一切无知无觉。

或许是阴差阳错,或许是天意注定,总之这时候,只有天地、明月、清风,一切都缱绻又温柔,带着春日的迷梦醉意,美好的像一场梦。


张新杰和叶修很快出了城。城郊果然景色清幽,别有趣味。只是夜间城外土路有些难走,叶修也不往太偏僻的地方去。

前方穿来潺潺水声,叶修这才发现前面是一条小河。河水宽阔,水波粼粼。

……此地倒是有些熟悉。

还没等叶修想起来这是什么地方,张新杰也走了过来。
“小心些,这段河水看着平静,里面有些暗流。”

“你以前也常常来这里?”

“这里月色很美。”

叶修忍不住笑:“你不是作息规律么,怎么晚上到这里来?”

算起来现在已经子时,按照现代时间算也有十一二点了。以叶修对张新杰的了解,他应该睡下了才对。

“那些年心情不好时,睡不下,会来走走。”张新杰看了叶修一眼,他倒是了解他。

不过他的作风朝中人大多都有所耳闻,所以叶修知道他的习惯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便没有多问。


张新杰说的没错,这里月色很美。

这里地势较为开阔,东边有几座小土丘。月出东山时,冷辉洒落河面,光影摇曳。风舞垂杨,水雾迷蒙。走到这里,也就懂了什么是“烟笼寒水月笼沙”,什么是“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两个人沿着河边走,河风吹过,温柔缱绻。

张新杰扭头,想要说话,却没了言语。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情绪在心中生起。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新奇又古怪。

天地都安静了。张新杰沉默着,感到流水声、虫鸣声都渐渐远去,只有身边人踏过枯叶时莎莎的脚步声,一下一下敲在他心上。

夜风微凉,他衣衫单薄,不知会不会冷。出来时竟没有注意……张新杰正想开口,却见叶修停下了脚步,愣愣的望着河对岸。

“怎么了?”张新杰轻声问。

“……没什么。”叶修怔了一会儿,收回目光。

他只是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这里会如此眼熟。

这里,不正是他一穿越过来,逃跑时跳的哪条河吗。

也是在河那边,他晕倒在地,被路过的周泽楷所救。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会遇到后来桩桩件件事,兜兜转转,他又在这个时间,来到了这里。

叶修忍不住抬手按了按自己的肩膀,那里本该有一道箭伤,因为箭上淬毒,反反复复总不见好,还会留下疤痕。但是那里现在什么也没有,因为他现在用的不是自己的身体。

等到一月之期一到,他结束紧急支线任务,回到药谷,回到那具毒伤难抑的身体,还是要忍受那种蚀骨之痛。

哪怕系统2333帮他切断与身体的链接感受不到痛苦,耳不能听、目不能视、五感尽失也是一件不怎么舒服的事。

叶修叹口气,决定还是珍惜现在无病无痛的日子。



心里想着事,叶修心不在焉的望着河对岸。

风吹苇草,夜月清明。河对岸上似乎有一个身影,身子修长挺拔,一身白衣镀了月光,越发显得高洁、清冷。

就像是……

叶修猛然从思绪里惊醒,脱口而出:“周……”

他硬生生把“泽楷”两个字吞了下去。

他终于看清了,那人是喻文州。

只是他刚刚面无表情,周身气势冷肃,竟让叶修认错了人。



张新杰也看到了喻文州。

实际上在叶修看到喻文州之前,两人就已经看到了对方。

一个在河对岸,一个在叶修身边。

张新杰看着喻文州气势一点一点冷下去,带有挑衅意味的挑了挑眉。

喻文州却没有看他,只是盯着他身边的叶修,语气温柔:“你刚刚叫谁?”

——————————————————————————

韩文清:我让你随意出入皇宫,不是让你绿我的。

张新杰:我这是为国分忧。

喻文州:生气了:)

大家好,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写手终于想起了她的lof密码。
最近又忙又累又生病,很无奈了……

另外lof能不能给我个屏蔽词列表,动不动屏蔽,好气

评论(31)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