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三十七)

简介:后宫叶修传

三十七、

下雨了。

万千雨丝纷纷扬扬,打在宫殿的琉璃瓦上,又坠落在青砖的缝隙里。掌灯的宫人身姿蹁跹,穿过蜿蜒的回廊,点燃檐下精巧的宫灯。她们路过那间烟雨笼罩的静默的宫殿的时候纷纷屈膝行礼,低下头遮掩那一刹的娇羞。

“是叶公子……”

“他真好看。”

“他刚刚对我笑了!”

直到走远,宫人们才低声私语。


廊下的灯笼在风里摇曳,叶修敛起笑意,微微叹气。

他做了一件事,但他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正确的。

“多思无益,而且当时是不得不为,无奈之举,不要想太多。”

2333这样宽慰他。

叶修苦笑一声。


平安三年,皇帝遇刺,皇朝震动。

皇帝大发雷霆,一时间宫内人人自危,朝堂之上气氛凝重。

但张新杰知道,皇帝并非遇刺,而是遇到了一件事——这件事,本就是他一手策划。

皇帝罢朝一天,召张新杰入宫。

张新杰到的时候,韩文清正用手撑着头,眉头皱得死紧,本来就显得严肃的脸更是平添一份煞气。

张新杰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坐。”韩文清随意摆了摆手,声音沙哑。

“陛下?”张新杰声音忧虑,“陛下受了惊吓,还是要叫太医瞧一瞧……”

“瞧过了。”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神色疲惫。

“我昨天夜里,见到他了。”

“……”

张新杰沉默。

“可是,他却说缘分已尽?”韩文清呢喃出声,不像是说给张新杰听的,倒像是在质问——质问那个让他心心念念却又断的决绝的人——

“他凭什么?”

“一句缘分已尽,便要我说放下就放下?”

“不可能!”

“哐啷”一声,是杯盏坠地的声音。

张新杰猛然而惊,连忙起身:“陛下——”


一叶突然从梦里惊醒,警惕的抬起了小脑袋,支楞着耳朵。它小心翼翼地四下里张望,直到确定了叶修的位置,才放松下来,打了个滚儿,滚到了叶修脚底下。

“毛都蹭脏了。”叶修笑着点了点一叶的头,把它拎起来,放到怀里,“怎么睡都睡不安稳,做噩梦了?”

一叶在叶修怀里蹭了蹭。

主人那次不见之后它总是睡不好,常常在梦里惊醒。
睡着了,会把主人弄丢的。

一叶用尾巴圈住叶修的手腕,尾巴尖尖在手腕上一扫一扫的。有些痒,叶修摇了摇头,却也习惯了一叶这种似乎是缺乏安全感的动作。

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叶修皱了下眉,抬起头来。

“公子,是宫中禁卫。”

“禁卫军?”

“听说是查刺客——今儿个整个皇城都在戒严呢,宫里也要查,每个宫都去了人的。”

叶修抚摸着一叶的手顿了顿,他微微垂眸:“那便查吧。”


禁卫进殿搜查了一番,自然是什么也没查到,便告罪离开了。

入夜,叶修又见到了张新杰。

那时他正在窗边读一本词集,张新杰便出现在窗外。

“皇宫重地,半夜三更,不告自入,张大人看着着实不像好人。”叶修依着窗户,放下词集,似乎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

“伶牙俐齿。”张新杰利落的翻过窗户,“鸠占鹊巢,冒名顶替,叶公子不遑多让。”

“又不是我要顶替的……”

“你还是被逼的不成?”

“本来就是被逼的。”叶修理直气壮。

张新杰饶有兴致:“那你倒是无辜?”

“本来就很无辜啊,我好好的过着我的日子,便突然被赶鸭子上架来做这种掉脑袋的事,我冤死了。”叶修小声嘀咕。

实名谴责2333,辣鸡系统,毁我青春!

2333:……

张新杰怔了怔。

半响,他叹了口气:“也是……非你所愿,却要担如此大的风险。”

张新杰摇摇头,对名叫叶秋的人印象更不好了。

一个让陛下这些年念念不忘痛苦难当,甚至为他无心后宫;一个任性妄为,连累自己侍卫性命不保。

果真是祸水。

“不说这个了,怎么样,有用处没?”叶修却没注意张新杰已经脑补到其他地方去了。

“没用处,好像还起反作用了。”说起这个,张新杰有点想苦笑。

叶修和张新杰做了一笔交易。

他扮作韩文清那位传说中的白月光,去劝他放下。

“我就说了,这根本不可能说说就放下的嘛,”叶修摇头,“你还不信,你看。”

张新杰叹气:“是我错了。”

“我只是不懂,为了一己私情,值得做到如此地步?”

叶修瞥了张新杰一眼:“啧,什么叫一己私情,这是爱情,懂?”

“不懂。”张新杰诚实说道。

灯火摇曳,暖光下映照叶修眉眼俊秀,眸光清澈,张新杰神使鬼差加了一句:“你教我啊?”

窗外吹来一阵微风,吹起纱帐轻扬,昏黄光芒洒在上面绘的喜鹊成双图上。

“……我也不懂啊。”叶修怔住。


窗外星如月。

叶修想到了一个人。

“我喜欢你啊!一见钟情!”

“嫁给我好吗?”

“我专门从镇子里请了大厨……”

“你为什么不愿意嫁给我呢……”

“我以后悄悄的喜欢你,不让你为难。”

傻。

何必自苦,不如放下……叶修突然愣了愣。

他刚刚还劝张新杰,这哪里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呢。

原来放到自己身上,还是看不透。


张新杰想到了今日他走时,无意间瞥到韩文清的神情。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

他双眼赤红,一分痛苦,一分不甘,剩下四分庆幸,四分不安。

他是痛的,但他更庆幸那人还活着,让他日日夜夜被痛苦折磨不得安寝的心,稍稍得到慰藉。

他又是怕的,怕那不过一场幻梦,梦醒之后,再也抓不到那人远去的背影。

他与韩文清相识那么多年,从没见过这样的他。

满腔爱恨,只为一人。


他又想到了那天百花节,一岸繁花,半湖莲灯。

他在他那盏灯里写下:

“一世平安,长命百岁”

然后又加上三个字:

“叶猫猫”

然后莲灯汇入灯海里,再也分辨不清是哪一盏,是逐流顺水漂入湖心,还是淹没在岸边的泥水里。

命运无常,天意难测,而所谓爱,真的这般深刻,难以消磨?


风吹起窗边的书页,正是叶修刚刚翻过的那本词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呼”的一声,一阵风吹灭了灯火。灯芯飘散一缕青烟。

张新杰突然笑出来:“不懂便罢了,总会懂的。”

“倒是现在,夜深人静,搞得我们和偷情似的。”

“……”

——————————————————————————

张新杰:叶秋,祸水。

叶秋:???又是我的锅?


张新杰:不懂感情。

叶修:我也不懂。

张新杰:那一起学吧。

其他人:??


黄少天:对叶修要打直球,这样他才能懂,你看说到爱情他就想起我~



艰难的写出一章,我都快忘了前面剧情是啥了。
还是忙,下来更新依旧时间不定……

另外韩文清似乎有点惨,相逢不识,还总被各种各样的人挖墙脚……

评论(88)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