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三十六)

简介:后宫叶修传

三十六、

和聪明人说话轻松,和聪明的心脏说话就很累。

一刹那间叶修的心狂跳,他努力稳了稳心神,想要开口,却发觉不知说些什么。烛火飘摇,张新杰拦在叶修面前,这小小的房间角落里落下一片阴影。

“不说话,看起来是默认了。”张新杰面色平淡,眼神里却带着兴味。

“私下密谋,欺君瞒上,该当何罪?”

太近了,叶修忍不住皱眉,他定定神,伸手推开张新杰。

张新杰也没勉强,倒是从善如流的松开手,站远了些。
“我不是叶秋又如何,此事本是出于不得已而为之,没有私下密谋,”叶修镇定下来,“就算你去举报……咳,就算你去禀告陛下,也查不出什么。”

张新杰扬了扬那张纸:“不用查出来什么,单单欺君这一条罪名,便够了。”

叶修:“张大人就不能通融一下,一定要赶尽杀绝?”

叶修开始严肃的思考杀人灭口的可行性。

2333察觉到宿主的危险思想,吓了一跳:“叶神,穿越要遵循基本法啊,我们不提倡虐杀土著的!”

“你想太多了,我就是随便想想。”

2333沉默的抖了抖。

叶修思考的时候,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色。他虚虚靠在墙上,一身月白衣衫勾勒的身影纤长又单薄。

灯下美人,风华绝代。张新杰无端出现荒谬的念头。

叶修皱着眉,直直盯着张新杰看。

张新杰神使鬼差的开口:“我可以不把这事说出去。”

话一出口,他便有些后悔,但是叶修的眼神却亮了。叶修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张新杰:“你说真的?行,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啊!”

张新杰看着叶修的眼睛,话在嘴里转了几个弯,最终吐出来的是“我答应你。”

这是怎么了……张新杰压下心底微妙的感受,继续说到:“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叶修松开了张新杰,严肃又无辜的盯着他看,仿佛多正直似的——实际上张新杰明白的很,这人心里恐怕又不知在盘算什么了。

但是……感觉不坏。

张新杰的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他故作冷淡,扫了两眼叶修:“你倒是和他长的挺像。”

叶修心想,那可不嘛大兄dei。

张新杰缓缓说道:“你要帮我做一件事情。”


“他没有为难你吧?”回宫的路上,喻文州问到。

“没有没有,我们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充分交换了双方的意见,最终取得了共识,你放心吧。”叶修一脸严肃的贫了个嘴。

他一路上都在想刚刚张新杰的要求,听到喻文州的话才反应过来。

“没有就好。”喻文州停下脚步,叶修跟着他停下,有些疑惑的望向他。

“叶秋,如果有什么人为难你,你尽管来找我,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人伤害到你。”

明月高悬,星辰为证,喻文州这话说的认真。

叶修一巴掌拍到他肩膀上:“够兄弟!”

“……”

喻文州有些沉默,过了好几秒,他才勉强笑到:“唉……罢了。”


叶修回到宫里的时候又是深夜。一叶眯缝着眼,趴在门口等自家主人。它困的很,却不肯睡,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看的叶修心疼又好笑。

一把从地上抱起困的迷迷糊糊的小狐狸,叶修轻车熟路的把一叶环在臂弯里。他现在照顾狐狸已经越来越熟练了。

感受到叶修的味道,一叶扭了扭屁股,轻轻叫了两声,似乎是撒娇,然后才安心的在叶修怀中睡去。

叶修抱着一叶坐在窗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撸着狐狸毛。
半响,他似乎决定了什么,把一叶放到窝里,又偷偷摸摸出了门。


韩文清今天又没睡着。他今日独自在内殿歇息——实际上大部分时间都是如此,他很少会到后妃宫里去。即使去了,也不过做做样子。

若不是为了堵住某些人的嘴,他连样子也不想做。韩文清愣愣的躺在床上,月光透过窗子的缝隙洒在床幔上,风吹过时轻轻舞动仿佛翻涌的波浪。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养成了一个习惯,睡觉时只轻轻掩上窗子,却偏偏不关紧。他甚至未此呵斥过无意关上窗子的宫人。

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又是何必,难道还能有一个人,在月下推开窗子与他相逢?今时月曾照旧时人,旧时人却早已杳无音信。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他的一点痕迹,仿佛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又突兀的消失。

他有时候看着那人留下来的一叶,居然会想难道那人真是偶然误入人间的狐妖,历遍情劫便脱了妖身成仙去也?张新杰说他是魔怔了,对着一只狐狸睹物思人。他一开始也是不信这些鬼神之说的,但若不是如此,为什么找不到他的哪怕一点点影子呢?

小骗子。韩文清在心里叹气,你说过你会回来找我,我等了这么久,你在哪里?可是我还是放不下……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又怪的了谁呢……韩文清苦笑一声,是我连累你生死不明,你是不是怨我,才见都不愿意见我?

胳膊上一叶留下的爪印还没消,韩文清觉得心底有些苦涩。也是,连一叶都不待见我,你怨我也是正常的……

韩文清实在是睡不着了,他愣愣的看着窗户半掩的方向。夜里凉风穿堂而过,吹地人发冷。但韩文清知道关上窗也依旧是冷的,那清冷空虚从骨头缝里渗出来,这么多年日日夜夜一直折磨着他。哪怕他如今拥有天下,可依旧留不下想留的人。

“吱”,像是窗子被推开的声音。难道自己思念太过,都出现幻觉了?韩文清扯开一个自嘲的笑,笑到一半,却凝固在脸上。

那扇窗子已经被推开,大片的月光似水般倾泻下来,风吹起层层纱幔,纱幔后立着一个模糊的人影。月光下他一身月白的衣衫,仿佛要融进那月色里。

身体是僵硬的,指尖都在发麻。韩文清愣愣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那个人影。

“老韩?”

“……”韩文清张了张嘴,眼泪一下子流下来。

他平生只哭过三次,一次小时候母后去世,一次是那年生离死别,一次是现在。实际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哭,眼泪无意识的淌了下来。

是梦吗?

是梦也好,他好多年没有做过梦,想要梦里见面也不得……

韩文清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他浑身僵硬不能行动,也不敢动,害怕碰碎这个脆弱的梦境。

风猛然吹开纱幔,韩文清终于看清月光下那个朝思暮想的人。

叶秋……叶秋!

“老韩……”

“叶秋”似乎踌躇了一下,又继续说到:“好久不见。”

韩文清终于开了口,他声音沙哑,说的艰难:“……真的,是你?”

“是我,我来看你,”“叶秋”语气柔和,“和你道个别。”

“你要走?!”韩文清仿佛大梦初醒,他猛然喊出声,“你不准走!”

月光下的人叹了口气。

“缘分已尽,何必自苦。”

他停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我很好,你不要担心……就此别过吧。”

“凭什么!你不准……等……”韩文清眼睛有些发红,他猛然从床上翻起来,就要往窗边冲!

一阵眩晕,韩文清眼前一黑,倒在床上。


窗外,叶修默默熄灭了手中张新杰给他的安魂香,默默重新关上窗子,愣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仗着系统开的主角光环,他像来的时候一样,谁也没有惊动。

————————————————————————————

现在的张新杰还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后来他知道了,给自己点了个赞。

没错是张新杰干的……

张新杰:你好好当皇帝,沉迷美色这种事交给我承担就好,不谢。


好几天前答应了一个小天使更新,但是一直卡文……😂在这里说声抱歉!(╥ω╥`) 

另外可能要停更一段时间,最近三次元太忙啦,可能无法兼顾orz

评论(56)

热度(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