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三十五)

简介:后宫叶修传

三十五、

“让你乱跑,”叶修把小狐狸放到窝里,“蹭脏了吧,白狐狸都变成黑狐狸了。”

叶修弹了弹一叶的小脑袋,一叶抖抖耳朵,可怜巴巴的团成一团。

“……你啊,真是那拿你没办法。”叶修无奈的摇摇头。

叶修有点发愁。

一叶闹这一出,麻烦的是让张新杰看出了端倪。张新杰不会禀告给韩文清吧……想想也很有可能,毕竟是韩文清最信任的臣子……啧,麻烦。

“不行,还是不能让张新杰把事情抖出去。”现在不知道张新杰看出来了多少,如果他只看出了私自出宫,那还好些;如果被他看出来是替身,这可是欺君之罪,叶修头疼。

“三儿啊,你能把老张的记忆给抹了吗!”叶修唉声叹气。

“这个真不能……”2333惭愧。它还没神通广大到这个程度啊!

“唉。”叶修把头埋到被子里。

要是身份暴露,他会不会被株连九族啊……叶修苦兮兮的想。

叶猫猫虽然没有亲人,但是原身可还是有的。叶修皱了皱眉头,坏了,可别把叶家牵扯进来。

只加罪他一人也就罢了,任务失败就失败,反正换个身体又是一条好汉。但是如果牵扯到叶家……

叶修猛地爬起来:“不行,我得去找张新杰谈谈!”

 

叶修先去找了喻文州。

“帮你出宫?”喻文州压低声音,闻言直直盯着叶修,“你是想走吗?”

叶修愣了愣,连忙摇摇头:“不不不,我就是出去办点事!”

“这样啊……”喻文州眼神似乎黯淡了一下。

叶修:……

为什么看起来你很想带着我跑路似的。

“文州,帮个忙嘛。”叶修可怜巴巴。

一叶式卖萌,现学现卖。

喻文州静默了一瞬,看起来是被这个眼神戳到了。

“好吧,”喻文州叹了口气,“你要去哪儿,危不危险?”

“没事的,又不是去杀人放火,就是出去转转。”叶修无辜。

喻文州笑笑,脸上写着两个字:不信。

 

“其实你不用这种姿势的——”叶修无语,公主抱是什么爱好!

“别说话,抓紧。”喻文州不为所动,抱着叶修翻过了墙。

喻文州的头发在他脸上扫来扫去,叶修不自在的偏了偏头,痒。

一落到地面,叶修连忙松开喻文州。

“往哪边去?”喻文州似乎有些微妙的遗憾,但是很快掩藏了下去,微笑着问到。

“往这边。”叶修根据2333的提醒,直奔张府。

喻文州也不多问,点点头,跟着叶修走。

“其实你不必跟着的……”

“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

喻文州摇摇头,但笑不语。

 

张府并不算太远,叶修根据2333的导航,很快找到了地方。

叶修站在门口,有点苦恼。自己怎么进去?总不能在这里等到张新杰出来,在大门口拦人吧?

喻文州跟在叶修后面,意味不明的看了“张府”两个字一眼。

在叶修犹豫的时候,他上前一步拉住叶修,附在他耳边:“不是说出来转转吗,我怎么不知道你和张新杰也认识?”

“……只是有事找他。”

叶修头疼,他也不敢让喻文州知道他的替身身份——那不知还要搞出多少事来。

“现在天都黑了,这个时间来谈事情啊?你们……”喻文州眨了眨眼。

……

这话怎么这么微妙?

“你别多想,是真的有事。”

“我只是想说,你这个时候找他谈事情,肯定是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吧,我可以帮你悄悄进去。”喻文州无辜,一脸“你想什么呢”的受伤表情。

叶修:我信了你的邪。

 

天色渐黑,张新杰点上灯。窗户敞开着,夜风吹来灯火摇曳,忽明忽暗。

张新杰把正在看的公文放下,起身走到窗边,想要合上窗子。手才搭到窗上,忽而动作顿了顿。

“喻公子怎的突然驾临寒舍?”他抬头,面无表情的看向院子里,“也不叫人通报一声。”

他似乎对喻文州随意出入皇宫毫不意外。

“有人想见你,我带他来。”喻文州语气冷淡。

张新杰表情不动,实际上他已经看见了叶修——谁能不第一眼就看见他呢?

“叶……公子。”张新杰冲叶修点点头,语气里却似乎带点不明意味。

喻文州看了两人一眼,转身走远了些,示意自己没有听他们谈话。

 

“叶公子夜间造访,在下没有准备妥当,招待不周还请见谅。”张新杰把叶修请进屋里,面色平淡,似乎对他的突然到来早有预料。

“张大人,明人不说暗话,我来找你什么事你是知道的,不过是私自出宫罢了,”叶修心想和心脏说话真累,“张大人能不能帮在下一个忙?”

叶修是故意这么说的——私自出宫不算大事,他现在也是私下出来,不也没见张新杰惊讶——说白了韩文清不在意后宫,他们做什么犯不了大忌讳;然而替身事大,欺君犯上之罪麻烦,怎么解释也麻烦。因此,叶修故意往这个方向引导,希望张新杰仅仅以为他是化名出宫。

这也是叶修这次让喻文州帮忙带他出来,而不是自己以叶猫猫身份出来的缘故。他脸上还化着妆呢——说高端点叫易容。

张新杰听了他的话,看着叶修缓缓问到:“只是私下出宫?”

叶修淡定点头。

却见张新杰忽而笑了一下:“那叶公子的那个侍卫现在怎么样了?”

叶修顿了一下。

“什么侍卫?”

“就是……叫叶猫猫那个,”张新杰拿起桌上的一张纸,“几日前被叶公子掉走,就再没露过面,却在前日突然出宫了一次……”

“既然叶公子是化名出宫,那不知那位叶猫猫现在如何了?”

叶修沉默了一瞬,笑到:“哦,你说他啊,当然是在我身边好好当他的侍卫啦,我前几天出宫借的他的身份嘛……”

“叶公子是说,那次是易容成他的样子出来的?”张新杰笑了笑,逼近了一步。

叶修眨了眨眼,他有点心虚,往后退了退:“那又如何——”

张新杰低低笑了一声。

叶修有点不明所以,但是本能感觉到一丝不妙。他下意识的想离张新杰远点,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贴到了墙角,退无可退了。

张新杰慢条斯理的走过来,伸出手……

轻轻拂上叶修的脸。

叶修抖了一下,就去拍张新杰的手,却被张新杰一把抓住,压到一边。

角落里逆着光,叶修看不清张新杰的表情,只能感觉到他身上似有若无的温度和气息。

“如果我没猜错,叶公子……不,叶猫猫,阁下现在才是易容的吧?”

“真正的叶秋已经不在宫里了,对不对?”

叶修骤然握紧拳。

“你开什么玩笑呢!”叶修强自镇定。

“难道不是?要我现在在这里去掉阁下的易容?”张新杰低低的笑出声,似乎发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一样。

叶修沉默了。

 

——————————————————————

 

叶修:没事,我还有马甲,你永远扒不完我所有的马甲的!(点烟的手微微颤抖.jpg)

 

如果喻文州能上网发帖,帖名会是《本以为我的暗恋对象来找我私奔,没想到他居然让我送他去和别人深夜私会》,还是《现在就站在爱的人和情敌的幽会现场,要不要点火在线等急》呢哈哈哈哈哈。

 

最近好忙啊,打滚……在帮基友做一个调研,是一个关于社会安全感的调查,基友为了让我配合,给我从前段时间的男子持刀砍伤多个学生,讲到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空姐被滴滴司机奸杀事件,还有某师大的碎尸案……把我吓得一愣一愣的……吓得我连大白天的小路都不敢走orz

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尤其是女孩子,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声嘶力竭)如果有去逛cp的小可爱,路上也要小心!像叶神这样天天晚上出来搞事是不对的(雾)

评论(31)

热度(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