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三十三)

简介:后宫叶修传(叶修:听说有人想要渣了本宫,后来他就后悔了)

三十三、

叶修匆匆忙忙回到宫里,还好大约是主角光环发挥作用的缘故,一路倒还顺利。韩文清今晚忙他的政事,也没有往宫里来。叶修被急的团团转的大宫女数落了一顿,重新补好妆,便睡下了。

叶修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床幔上的花纹,半天睡不着。

“带着妆睡觉不好吧,”叶修和2333聊天,“我听沐橙抱怨过晚上卸妆好麻烦。”

“但是就怕突然发生什么情况会暴露身份,没事,反正我们就待一个月。”

“睡不着。”叶修坐起来。

“您今天还没玩够啊?要不再来两盘游戏?”

“……不了。”叶修想了想,爬起来随便披了一件衣服,推开窗,外面正月光明亮,星辰闪耀,红墙金瓦投下浅淡的阴影。风吹竹叶潇潇,衬得宫里一片安静,静的让人寂寞。

宫城之外不远处,百花节游玩的人群还没有散,烟波湖上的画舫正灯火辉煌,有弄弦的歌妓、浅唱的伶人、赋诗的雅士、嬉闹的孩童。一墙之隔的宫城内,依旧月色冷如水。

叶修靠在窗边,往烟波湖的方向看。

“怎么,想去玩么?”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叶修抬抬眼皮:“早发现你了。”

喻文州从阴影里走出来:“本来还想给你个惊喜呢。”

“我看你是想给我惊吓。”

喻文州笑而不语。

“我说你天天晚上在宫里乱跑,也不怕惊动侍卫啊?”

“这宫里还没有什么能拦我。”喻文州摇了摇头。

“啧,会武功就是了不起。”叶修有点羡慕。

喻文州笑:“无聊的话,我带你去看灯?”

叶修心想我才刚回来,摇摇头:“不折腾了。”

“不远的,我们在宫里也可以看见。”喻文州揽住叶修,脚下轻点,叶修觉得脚下一空,下意识抓紧喻文州的衣服,眨眼间两人已经站在房顶上。

叶修:……

过了这么久,一言不合就抱人的习惯还是没改啊。

叶修推了推喻文州想让他松手,喻文州却不放:“我带你去高些的地方。”


“这里是?”叶修小心的站在屋脊上,一抬眼,就看见远处灯火绚烂,正是烟波湖的位置。

风从耳边拂过,喻文州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从这里能看到烟波湖,我觉得你会喜欢。”

叶修眼里有些惊艳,从远处看烟波湖的灯不同于近处,又别有一番风味。画舫正在游湖,岸边的游人熙熙攘攘,不愧为皇都盛景。

“他们在往船上扔纸金花,”喻文州说到,“每条船上分别有歌妓伶人献唱,围观的人若是喜欢,便往船上扔金色纸叠的纸花,得花最多者,便是今年的花魁。”

“那真可惜,离得太远,我都听不到。”叶修有些遗憾。
叶修坐在屋脊上,听喻文州给他讲百花节上发生过的故事。喻文州讲的妙趣横生,叶修连连称奇。

时间过的很快,烟波湖的灯火渐渐熄灭,人群终于三三两两散去,只有湖面上还未燃尽的莲灯,随着水波漂游。

风凉了。

“这里景色真好,”叶修感叹,“江山万里,长风浩荡,真好。”

“这里是皇宫里最高的建筑。”喻文州笑。

“……”那不就是大殿么。

韩文清就在后阁批折子吧?

所以他们就站在韩文清头顶上,肆无忌惮的谈天说地了一晚上?

叶修:……


韩文清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放下笔,丢开最后一本折子。

他摆摆手,挥退进来服侍的宫人,疲惫的靠在椅子上。
今天似乎是百花节?

……他都要忘记了。

事实上,这些年他对几乎一切事物都提不起兴致。百花节更是太热闹,无端衬得自己太落寞。那千百盏灯火,又有哪一盏是为他留?不如有意无意的忽视,骗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叶秋。”

韩文清叹口气。

我不信你会死,我不信。

其实韩文清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坚信着,但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去相信,不去这样自我欺骗,他也许要坚持不下去。

轮回玉放在药谷蕴养,还差一小块才能补齐。当年王杰希离京,他让他去找——和那人有关的事他不会拒绝。

可惜年复一年的等待,日复一日的寻找,换来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找不到玉,也找不到人。

烛影摇曳,韩文清走到窗边,他没有望向烟波湖,而是向另一个方向看去。千里之外是不归崖,那个给他留下了最美好最珍视也是最痛苦的记忆的地方。


青山剑派。

“王杰希,我说过我这里不欢迎你吧,还往这里跑是不是找死?还是你想来找揍?”黄少天手里持剑,脸色很冷。

“……我有事要问你。”王杰希沉默了一下,没有后退一步。他无视了那把仿佛随时都要出鞘的剑,坚持说到。

“说了几百遍了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我们是偶然遇到的,他告诉我他来自京城,查不到人是你们蠢,”黄少天嗤笑一声,“怎么,没毒死不甘心,还想把人挖出来再下一次毒啊?”

王杰希脸一下子白了。他张张嘴,似乎竭力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还是颓然的低下头:“……我没有。抱歉……”

“道歉有个屁用。”黄少天扯了扯嘴角,啪的一声合上门。

王杰希站在门口半响,最终还是默默离去。


黄少天摔上门,愤愤踹了一脚凳子。

来找他有什么用,他是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老叶啊老叶,你说你到底去哪儿了呢,”黄少天抱着剑唉声叹气,“我可不信你会死……所以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啊,你给你说,我现在可厉害了,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一点伤害……唉,你别不要我……”

听门外没了声音,王杰希大约是走了。黄少天坐在窗户边,看着天边的月亮,心想,老叶你现在是不是也正在看月亮啊?你有没有想我?

唉……这些年和大哥也联系的不多……

有点孤单啊,练剑练剑练剑,连个陪说话的人都没。你看我这么可怜,连话都变少了……


“少天现在怎么样了?”叶修和喻文州在屋顶上吹着风看月亮,聊到了当年的事情,叶修忍不住笑。

“稳重多了,剑练得也好,”喻文州叹口气,“只是一直惦记你。”

“……”叶修愣了愣,“他还惦记着我呢?”

他一直觉得黄少天只是当时年少不知事,这么久了,他不会还……?

“我也不太清楚,这些年发生很多事,我在宫里,也不好和他联系,”喻文州有些怅然,“但我想,他肯定还很在意你。”

叶修有些发怔。

“我本想去信和他说一下你的情况的,但你一直不肯承认你的身份,还瞒着我,大约也不想我说出去吧,”喻文州看着叶修,“所以我还没有告诉他。”

“别,别说!”叶修反应过来,连忙说到。

他自己在这里又能留多久?不过一个月而已。来去匆匆,他不想给了黄少天希望,再让他失望。

当然,也许黄少天并没有那么在意他,只是他想多了——那样最好,叶修想。

“风凉了,回去吧。”叶修微微叹息。

————————————————————————

纵使相逢应不识啊。

喻文州:露出人生赢家的微笑。


常常陷入迷茫与自我怀疑,怎样才能写出来好看的文呢?唉,心里苦。


评论(68)

热度(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