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三十二)

简介:后宫叶修传(叶修:听说有人想渣了本宫,后来他就后悔了)

三十二、

叶修放下毛笔,满心冷漠。

看什么看,没见过不会用毛笔的吗?

叶修正想扭头离开,结果余光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又顿了顿脚步。

张新杰?

张新杰看面前带着面具的男人似乎有些不悦,微微躬身行了个礼:“抱歉,在下并无恶意。”

“……无事。”叶修心想,可别被这位发现身份。

想起在这个时间段一醒过来摔的那一跤,和张新杰当时那句“自重”……叶修就牙疼。

“阁下也是来游玩的?”张新杰本来不是多事的人,但是看着那个蠢萌蠢萌的狐狸面具,不知怎的就多问了一句。

“是,只是看这里还没什么人。”

张新杰笑了笑:“要到晚上人才多呢,皇都百花节‘白日赏花,月夜游湖’,现在这个时间热闹还没开始。如果公子想要赏花,不如往湖南边去,那里的花最好。”

叶修点了点头,问到:“兄台也是去赏花的?”

张新杰犹豫一下,点点头。

他本是随意下来转转,但是想想这几年事物繁忙难得出游,去看看那皇都盛景百花齐放也不错。于是他开口道:“公子也要赏花的话,不如同去?”

叶修略略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

2333呼唤他:“叶神叶神,您不怕他发现身份啦?”

“这不是带着面具吗,”叶修淡定,“刚好有个导游,何乐而不为。”

“……”我觉得您迟早皮出事。



两人结伴一路往南走,一路上不少人都带着奇奇怪怪的各色装饰,叶修带着狐狸面具也不显突兀。

大约是因为天气好的缘故,张新杰心情不错。

叶修心情也很好。

不管在哪个世界,张新杰似乎都是一样的严谨,身上的衣袍从领口到衣摆都一丝不苟,看起来斯斯文文,颇有君子之仪。但是叶修眼尖的发现,他背后的衣服上分明蹭上了一撇墨汁!

“噗,”叶修心里乐了,“老张哈哈哈。”

“……”2333觉得自家宿主笑点低。

“你不懂,”叶修面具底下嘴角上扬,“我才不告诉他哈哈哈。”

张新杰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扭头:“阁下心情不错?”

“天朗气清,当然心情好。”叶修随口说到。

张新杰笑:“阁下倒是潇洒。”

刚刚看他毛笔都握不好的样子,张新杰觉得他应是没怎么用过毛笔,现在看来即便不通文墨,人也是很有趣的。

“阁下缘何一直带着面具?”

“长的丑,懒得见人。”叶修淡定自黑。

张新杰怔了怔,语气带些歉意:“抱歉……”

叶修语气平淡:“无事,我不在意。容貌乃是父母所生,百年之后具是枯骨,纵使冠绝天下又有何益?古往今来为此所累者众,何必自扰。”

“您今天真有哲理,”2333吐槽,“可以,b格很足。”

“啧,本来就很有哲理,如果不是长的太好看,原身何至于幽困宫中?”

“也是。”2333表示被宿主说服。

张新杰却微微讶异:“阁下通透,是在下不如。”

叶修摆摆手,端的是一派潇洒。



张新杰若有所思的看了叶修几眼,后者正左顾右盼,并无察觉。

看他身上衣饰虽然低调,但是做工精细料子上佳,应该至少富贵之家。自称貌丑却通透潇洒,行动处洒脱不羁却举止有度,这人……

有趣。

两人很快走到了地方。烟波湖南有一片小洲,青树翠蔓、岸芷汀兰,确实美不胜收。

“环境真好,”叶修感叹,“现代很少见这样的景色了。”

张新杰也抬头望向前方。

此时天色已然渐晚,飞鸟划过悠远的长空,金橙的晚霞绚丽而恢宏。叶修背对着他,逆着光看不真切,只是风吹衣摆缓带飘飞,自有一种风流气度。

张新杰心想,这样的人即使当真长的不好看,也很难不吸引人。

正想着,只听见那人声音响起,似乎兴致高昂:“这就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了。”

张新杰怔住了,把这句话在心里念了两遍,忍不住有些惊叹。他正想开口,突然身边传来几句叫好声。

“好句好句!当真好句!此句可以千古也!”原来是路过此地游玩赋诗的士子,纷纷赞叹到,“这位兄台大才!可否留步一叙?”

正在意识里和2333争论只会背中学课文算不算学渣的叶修:……

尴尬。



等到叶修终于从这群文人中脱身,天色已经要黑了。

叶修擦了一把汗:“都说了是别人的句子,非我所作,还拦着不让走……”还非要问他名字,这让他怎么说!最后被缠的无奈了,干脆把自家帐号卡名字拿来用了,胡扯了一句“在下君莫笑”。奇怪的是,听到这名字大家都愣住了,被他看准机会溜走了。

“这些人……真热情。”叶修咋舌。

叶修发誓以后再也不随便背课文。有毒。

张新杰一贯平淡的脸上也隐隐带了笑意。

他刚刚好奇围观了一会儿,虽然声音嘈杂没听清楚他们是怎么交流的,但是依旧觉得有趣。

叶修抱怨了两句,很快就被湖中景色吸引了注意力。

叶修心想,“白日赏花,月夜游湖”,果然不错。

只见随着夜色来临,月上梢头,湖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很是热闹。

吸引了叶修目光的,是一盏盏亮起的莲花河灯。

河灯逐流随水,往湖中心飘荡,仿佛星辰坠落。
半湖寂寂半湖灯。

“好美。”叶修走到湖边,惊叹的望着这景色。

张新杰走到他身边,轻声道:“传说百花节这一天,在烟波湖放下写了愿望的河灯,如果河灯一夜不沉,愿望便可以实现。”

“还有这种说法?”叶修有点感兴趣,“有意思!”

“要不要试试?”张新杰取来两盏莲花河灯。

叶修接过一盏,好奇的研究了一番,跃跃欲试。

他取了笔,想了想,离张新杰远了几步,暗戳戳看他一眼,才开始写。

哼,他还没忘某人嘲笑他字丑呢!

张新杰咳凑一声,勉强压下笑意,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正直严肃神情。

他觉得,似乎从遇到这位公子开始,心情就一直很好。

叶修刷刷刷写了几笔,又看了张新杰一眼,眨眨眼问到:“你不写一盏么?”

张新杰怔了怔。

他不怎么信天命,也没怎么放过河灯。

叶修笑到:“其实我也不是很信这个,天命无常,又怎是几个河灯能决定的呢?但是还是讨个好彩头嘛。来来来,写一个。”

张新杰于是也笑了笑:“也是。”

他取了笔,想要写字,却迟迟没有下笔。

“怎么了?”叶修关心到。

“不知道写什么。”张新杰无奈到。

他这些年忙于政事,亲近的人不多,偌大一个张府空空荡荡,想要祈福,竟不知可以为谁而写。

难道要在河灯上写“愿国富民强”么?哪里怪怪的……他叹了口气。

张新杰又想了想,突然问到:“同游一路,在下与君颇为相得,竟还不知阁下姓名。”

叶修一时不知怎么答话。

这让我说什么,说我叫叶秋?叶修?张新杰不怀疑才怪。刚刚应付那群文人他自称君莫笑,但是不知怎的,回忆起那些文人的反应,他直觉这个名字似乎有哪里不妥。

于是叶修犹豫一下,说:“叶猫猫,我叫叶猫猫。”

他现在这个身体确实叫叶猫猫嘛,不算骗人!

“叶猫猫?”张新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很别致的名字。我名张新杰。”

然后他提笔写下几个字,点燃小烛,将莲花灯放入水中。水波荡漾,河灯往湖中心飘去。

叶修也放下了自己的河灯,看它渐行渐远。

“你说什么是命运呢?”叶修看了半响,突然开口。

“我不信命。”张新杰淡淡说到。

叶修眨了眨眼:“可是有时候,命运无常,造化弄人,真的是人力可以改变的吗?”

他似乎有些感叹,走到湖边,那里有一盏被浪打到岸边的莲花灯,灯芯已经熄灭了,半个灯身也已经湿透,凄凄惨惨,眼看就要沉入水底。

叶修小心翼翼的捧起它,说到:“你看,就像这盏灯,即使它的主人怀着怎样虔诚的愿望,可是风浪依旧无情。”

张新杰回到:“可是你捞起了它,不就是改变了它的命运了吗?”

叶修摇摇头:“可是它依旧湿了,也不能再放到水里了。”

叶修轻柔的把被水粘在一起的剪成莲花花瓣的灯纸展开,上面的字迹已经被水模糊,隐约还能看清是几个颇为俊逸的墨字:

百年恩爱双心结,
千里姻缘一线牵。

叶修心想,还是求姻缘啊。

他想了想,小心的扯掉写着字的那片花瓣,又拿来一盏完好的莲花灯,把那花瓣放进去。

然后他点燃这盏完好的灯,轻轻推入水中。

即使天命无常,但是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谁不是在拼尽全力呢?

叶修在心里悄悄祝福,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哥只能帮到这里了。



“游船啦!游船啦!”湖边响起人们的欢呼,灯火辉煌的画舫驶来,管弦丝竹之声悠悠回绕,嬉笑声更加吵闹。

叶修仿佛突然被惊醒,抬头看见明月高悬。

“……完了,这个点,宫里是不是快封门了!”叶修突然慌张。

2333:“妈耶,好像是!”

“要完。”叶修一个激灵。

他猛然回头,冲张新杰一抱拳:“老……张兄,今天在下还有事,必须要走了。”

张新杰反应过来,笑到:“既然如此,叶兄赶快去吧,路上小心。”

“有缘再会!”叶修冲他摆摆手,人已经充了出去。

张新杰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叶修匆匆穿过人群,跑的太急,不小心蹭到了一个人。

夜里黑,看不清面容,叶修连忙道了几句抱歉,继续往前跑,很快消失在人群里。

被撞到那人在原地愣了几秒。他转过头,月光落在他脸上。

他面容俊朗,却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

周泽楷。

人群又开始动了,周泽楷怔怔的随着人群往前走。他茫然的四下张望,仿佛遗失了最珍爱的宝物的孩子。

又起风了,吹起水波荡漾。一些河灯终于坚持不住沉入水底,一些继续往湖中心飘去。

————————————————————————

张新杰:你们爱的都是他的外表,只有我爱的是内涵。

其他人:???


今天这一章,是充满了中学文言文气息的一章。

另外……千里姻缘一线牵那句,都能猜出来是谁写的吧……有点心疼小周啊😂

今天这章很长了😂😂写的胳膊疼

评论(51)

热度(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