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三十)

简介:后宫叶修传(叶修:听说有人要渣了本宫,后来他就后悔了)

三十、

“文州……”叶修看着逼近的喻文州,有点懵。

“怎么了?”喻文州扶住他的肩膀,柔和的看着他,“我上次见你,听说你身上伤很严重。我只是想问问你,现在好些了吗?”

“已经没事了……”叶修尴尬。

“没事就好,”喻文州松开手,“你干嘛这么怕我?之前还一直不告诉我你的身份……我知道,你还是信不过我。”喻文州叹了口气。

“……不是。”叶修简直不知道怎么解释。

也解释不清。

穿来穿去的他自己都要晕了。

喻文州笑了笑:“不是吗?没关系,我信你,你有自己的苦衷吧?”

叶修点点头。他忍了忍,最后还是没忍住,问到:“你……怎么会在这里?”

喻文州怎么会在后宫里?当年不是说好了回家继承家业……

喻文州的面色冷淡下来。

叶修连忙说到:“你不想说就不用……”

“没什么,反正也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喻文州神色冷淡,“不过是一段利益交换而已。”

什么利益能让你放下自己的骄傲,甘愿委身后宫?叶修有些不信。

喻文州略带嘲意的笑了笑。

“你想知道的话,其实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只不过是先皇指婚罢了。他自己得不到的,也一定要换一种方式得到。”


前殿已经下了朝,韩文清留下张新杰,又谈了些早上没有解决的问题。张新杰一直是他的亲信,虽然因为资历还没有入阁,但人人都知道他是皇帝属意的下一届内阁首辅。

两个人一直谈到快到午时,韩文清便留他在宫里用饭。

“现在朝中有些人又不安分。”韩文清皱眉,“如果他还在,这些人也不敢这么多小动作。”

“陛下说的是王大人?”张新杰知道他说的是谁。那位前密探总领王杰希,已经自请离京外调好几年。

“密探时时监控,朝中人人自危,也未必好。”张新杰说到,他倒是觉得这个密探一职没有设立的必要。只是……

“王大人当年也是杀伐果断的人物,居然在陛下登基后自请离京,这……”他一直想不通。

韩文清不知回忆起什么,摇了摇头。

“你知道他为什么全力助我夺嫡吗?”韩文清与张新杰实在是熟悉,也不自称朕。

张新杰有些疑惑。不是正常的利益交换吗?

韩文清站起来,走到窗前。

“其实他后来全力助我,是因为一个人。”

张新杰皱眉。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说到:“时间不早了,事情改天再谈吧。”

韩文清准备起身,张新杰却突然叫住了他。

“陛下还是放不下那位叶公子?”张新杰不闪不避,看向韩文清,“陛下,你该放下了。”

“……”

“陛下,难道您还真以为,那只狐狸,能是那个人?”

“我知道。”韩文清揉了揉眉心,“我只是……不甘心。”

“为君者,当心怀天下,不应陷于情爱。”

“……他和天下,并不冲突。”韩文清脸色冷淡下来,“你先回去吧,朕累了。”


喻文州给叶修讲了一个故事。

故事发生在十几二十几年前,那个时候先皇还不是皇帝,还是一个小小的皇子。在鬼车鸟祸乱人间时,他接到任务领军伏杀鬼车鸟。血战不敌之际,被一对师兄妹救下。

这对师兄妹武艺高超,医术双绝,容貌也好。师兄剑眉星目,气质高华;师妹温婉大气,蕙质兰心。师兄妹自愿留下来帮助先皇,设计封印鬼车鸟。

在这一段时光中,先皇与二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尤其是其中的师妹,先皇被她的容貌气质与善良深深打动,逐渐爱上了她。

但是很快,先皇发现,自己的好兄弟,也就是那个师兄,也对师妹有超出一般的情谊。

先皇与师兄成了情敌,但是他们毕竟是并肩作战过的兄弟,虽然互相暗暗比较,但不至于做出过激之事。

鬼车鸟还没有被彻底封印,三个人依旧一起寻找方法,最终在不归崖一战,将鬼车鸟封印在山崖深涧之中。

但是他们也付出了代价:师妹在这一战中不幸身亡,坠入崖底,最后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先皇与师兄悲痛不已,奈何佳人已逝,终究无缘。先皇回朝之后,因为此次立功,被封为太子,后来登基为帝;师兄在师妹身亡的不归崖边建立药谷,避世不出。后来勘破情劫,功力大进,成为一代医圣。


“这……”叶修听完了故事,有点为了这段悲剧的爱情而伤感,但也有点茫然,不明白喻文州给他讲这段故事是何意。

喻文州不无讽刺的笑了笑。“事实真的像故事里说的那样美好吗?”他直直的看向叶修,“如果你知道那个师妹其实没有死呢?”

“什么?”叶修吃了一惊。

“对,她没有死,重伤之际,昏迷在崖底,被一个偶然误入的书生救起,”喻文州顿了顿,“两人两情相悦,那个书生后来考中进士,入朝做官,迎娶师妹为妻,还生了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就是我。”

叶修瞪大了眼睛。

“我母亲隐姓埋名,与父亲在一起生活的很好。”

叶修动了动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是想问我母亲为什么隐姓埋名,甚至狠心抛下自己师兄,此生不见?”

叶修沉默。

“呵,说什么情深义厚……若是真喜欢,在我母亲昏迷崖底的时候,为什么不去救她?”喻文州笑意有些冷,“不过是惧怕崖底的鬼车鸟罢了……后来做出一副痴情样子,给谁看?”

“对先皇来说,爱情抵不过生命与权势,后来他假模假样哭上一场,回了京,依旧安心享受他的泼天富贵;

“对那个师兄来说,爱情比不上他的武功,他修的是《清心镇魂诀》,是无情道,此诀修行中有一个情关,过去了,才能真正圆满。师妹不过是他修行路中的一个小小的阻碍而已,情劫度了,从此往日爱恨情仇烟消云散,所有的过往都成了一段修行路上不经意间犯下的错误。你所以为的刻骨铭心,于他而言,甚至不能在心间留下一丝痕迹。”

“你看,后来先皇不还是后宫三千,坐享荣华?至于师兄成了医圣,从此无心无情,那个师妹,不过是偶尔回首往事,叹息一声,也就罢了。”

“你说,可不可笑?”

叶修说不出话。

“幸好我母亲不傻,她看的透,就从来没有陷进去。后来她遇到我父亲——我父亲是真的喜欢她,对她好。他们在一起一辈子,是真正的一生一世一双人,过的很开心,也很安逸。你说,母亲她为什么还要回去呢?是入宫从此深陷宫闱消磨青春,还是去找早已‘看透’的师兄?”

“不如此生不再相见。”

“我父亲也宠我的母亲,本来他是能留在京中做官的,只是因为母亲不想再碰到先皇多生事端,才自请离京调任,多年不再入京。直到……”

喻文州有些怅然,“直到我母亲去世。”

叶修默默的握住喻文州的手。

“别难过……你的母亲,一定不希望你难过。”

喻文州沉默了几秒,笑了笑,反手握住叶修的手。

“嗯,我不难过……我母亲一生过的都很好,与父亲在一起时每天都很快乐。她因为那次受伤的缘故,身体一直很弱,我和父亲都有心理准备。她是在几年前,就是我回家那段时间,才走的。最后的时间我一直在陪她,她是笑着走的,没有什么遗憾。我觉得她肯定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好好的,等着我父亲。我不难过。”

“母亲去世后,父亲发誓不再娶。他消沉了一段时间,没想到突然收到了调任,要调他入京。这时候父亲已经看淡,入京便入京吧,反正母亲已经走了,也不怕被人发现身份……”

“一开始确实平静过了一段时间,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喻文州脸上浮现一抹冷意。

“那时候,夺嫡之争闹得朝堂不宁。太子韩文清获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但是先皇属意五皇子,一直不愿意松口让位。眼看要起乱子,先皇突然不小心看见了我。”

“我和母亲长的像,他一见我就起了疑心。后来就查出来当年那些事。”

“他很生气——一开始想杀了我和我父亲,后来又改了主意。”

“他得不到的,也要换一种方式得到。他答应传位给太子,但是必须我和太子在一起。”

“最后……一个为了权势,一个为了保命,只能这样了。”


喻文州沉默下来,握着叶修的手用力了些。叶修被握的有些疼,但是他没有动。

他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因为那一段乱七八糟的旧事,就要让喻文州忍受这样的折辱。

他为喻文州不平。

反而是喻文州轻轻笑了出来:“没关系,利益交换而已,能保命,我没有什么不满……而且我过得也不错,只是和当今皇帝做个样子罢了,现在眼看他坐稳了皇位,我也能很快脱身了。”

“而且,我知道了一个秘密……”喻文州笑了,“你说,先皇和医圣喜欢上同一个人,当今圣上和医圣弟子也喜欢上同一个人……是不是宿命?”

叶修愣了愣:“啊?韩文清和周泽楷喜欢同一个人?”

喻文州眨了眨眼:“你不知道?”

叶修一头雾水:“知道什么?”

“……”喻文州奇怪的沉默两秒,笑意有些奇怪,“没什么……”

他看着叶修,认真的说到:“反正你只要记住,不管是皇帝,还是修无情道的医圣传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别信他们。”

话题怎么突然拐到我身上了?叶修没来得及说话,突然外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叶修猛然回头,就看见韩文清站在门口。

叶修又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和喻文州握着的手。

—————————————————————————

喻文州:皇帝和修无情道的都不是好人。

小周: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老韩:……


啊我终于更新了……这一章主要是关于上一辈的回忆,写的有点多😂背景不交待不行。这次应该解释了前面一部分伏笔(虽然我觉得大家都忘了),比如喻文州为什么熟悉药谷千里一线香的味道,药谷和皇室的渊源等等。我觉得我的逻辑还是严密的,故事还是很有理有据的(并不是)😏

至于老韩小周和叶修的感情会不会重复上一辈的老路……咳,你认为呢~

评论(72)

热度(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