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二十八)

简介:后宫叶修传(叶修:听说有人要渣了本宫,后来他就后悔了)

二十八、

红纱幔帐,烛影摇曳,锦绣叠翠,暖炉熏香。

光晕和熏香让殿内气氛更加旖旎,甚至有点淡淡的暧昧感——如果没有那只狐狸的话。

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以后,就没再把目光放在他身上,满眼都是对怀里小狐狸的担忧,整个人都带着一种坐怀不乱、目不斜视的气质,用实际操作告诉你,什么叫做凭实力单身。

叶修:冷漠.jpg

不过虽然在心里吐槽,叶修还是很满意这个发展的。作为一个直男,要是真要侍寝,那他才要方。


一叶是只不大的狐狸,长的软软小小,皮毛更是被好吃好喝养的油光水滑,确实惹人喜欢。

而且叶修惊奇的发现,一叶确实很喜欢他。

它在韩文清怀里睡了一路,听到叶修的声音,似乎醒了过来。它小幅度的抬起头,半眯着眼四下嗅了嗅,最后一爪子拍到韩文清手臂上,呜呜叫了两声,向叶修挥舞着两只小爪子。

要抱抱!

叶修的心一瞬间就被萌化了。

惨被嫌弃的韩文清只觉得手臂一痛,低头一看,胳膊上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你这小东西……”韩文清无奈的摇了摇头,瞪了一叶一眼,却愣是好脾气的连训都没舍得训一句。他给一叶顺了一把毛,把它送到叶修怀里,“它被我养的太娇气,身子小脾气大,你小心些。”

叶修一言难尽,在心里和2333疯狂吐槽。

“万万没想到,老韩是个宠物控?”叶修恍恍惚惚。

“所以这只狐狸才是后宫里最受宠的吧!”2333目瞪口呆。

叶修有理由相信,老韩让他小心些,可不是随便说说——他要是不小心被抓伤了,老韩那是绝对不可能罚一叶的。

反之,要是叶修敢动一叶一根狐狸毛……叶修觉得自己可以准备打包打包自觉去冷宫几日游了。

想到这里,叶修诚惶诚恐的把一叶接过来,就差没把它当大爷供起来了。

“三儿!这么抱狐狸对不对?求助求助!”叶修手忙脚乱。

“对,对的吧?我不知道啊!”2333也有点慌,作为一个系统,它没想到过有朝一日还需要点亮“如何养狐狸”技能。

叶修抱着一叶,小心翼翼,和2333疯狂讨论如何正确抱狐狸。

他一时间没有注意到,韩文清不着痕迹的看着他。在看到他生疏的动作后,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一个人真的能把这些细节都伪装的那么好么?韩文清不这么认为。一些细节,一些举动,是很难隐藏的。

所以……

他真的不是他。


叶修还不知道韩文清自己在那边脑补了什么,一叶毛茸茸的,软软趴在他怀里,正在冲他歪头。

歪歪头,眨眨眼,又嗅一嗅。

味道为什么有点不对QAQ?

但是身上的感觉好像!

和主人的感觉一样一样的!

一叶犹豫了一会儿,终于确定了:这就是主人!

“吱吱吱!”

呜呜呜,主人你终于回来了!

为什么要丢下一叶!一叶好想你QAQ……

惨被抛弃的留守儿童•一叶,超委屈。

叶修一脸懵逼,听狐狸吱吱吱了半天,一头雾水。

一叶更委屈了。

主人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都原谅你丢下人家跑掉了,你现在居然不认人家!

过分!

人家这些年还一直帮你看着那个和你味道一样的人!

一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五秒钟不理你,哼!


奈何叶修不懂狐狸语,所以在他眼里,一叶就是在歪头、眨眼、扭屁股卖萌三连,瞬间感觉自己被击中。

“一叶乖,好好吃饭。”叶修忍不住眯眼笑,一边给它喂韩文清带来的专门制作的食物。

一叶嫌弃的看了一眼食物,最后还是乖乖的去舔。

叶修更开心了,还看了一眼韩文清,满脸写着:谁说一叶不乖的?

韩文清:……

韩文清忍不住摸了摸自己一胳膊爪子印,决定不说话了。


哄完了狐狸,叶修轻轻把昏昏欲睡的一叶放到小垫子里。一叶的身体似乎确实不太好,醒的时间没睡的多。
见一叶沉沉睡去,韩文清才放松了些。一叶一直身体虚弱,真是叫他操了不少心。

“陛下还不睡?”叶修有些困了,说的话也随意。说实在的,尽管知道韩文清在这个世界是皇帝,掌握着自己的生杀大权,他也实在是提不起来畏惧之心。

“……”韩文清皱了皱眉。

“放心,还是老样子,陛下睡里间,臣睡外间,绝对不爬床。”叶修贴心提醒,这可是原身记忆里的“侍寝”方式,说是侍寝,实际上就是各睡各的。

实际上,除了第一次侍寝,原身差点承欢以外,作为后宫之一的叶公子,从来还没和皇帝坦诚相对过。

听起来好惨!

但是直男叶修现在超满意这个安排的。

唉,我真是听话懂事不粘人的好后宫!叶修在心里夸赞了自己一番,美滋滋的去睡了。

韩文清:……

总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


宫外。

张新杰点了灯,开始写明天打算上的折子。

里面也没写什么大事,就是批评一下皇帝玩狐狸丧志。哦,顺便再建议一下皇帝最好不要流连后宫,喻贵君就算了,毕竟是先皇赐的婚;但是那个什么叶公子……

张新杰皱了皱眉,决定委婉的提醒皇帝一下,美色误国。

今天的张大人也是工作认真又努力的一天。

写完了折子,已经到了要歇息的时间。张新杰最后又翻看了一下今日递到府里的帖子。

没什么重要的……

等等?

药谷的名帖?

张新杰把它抽了出来,翻开仔细看了看。

他忍不住皱起了眉。药谷要求药?

什么药药谷没有,要求到他这里来?

……断情草?

张新杰眉头皱的更深了。

确实,张府有祖上传下来的天下唯一一株断情草,二十年一开花,传说服之可以断情绝爱。不过张府的断情草还有三年才开花,现在府里也没有存货,可能要让这位药谷弟子白跑一趟了。

不过最让他疑惑的,还是药谷弟子要这个做什么?


皇城的一家客店里。

月光下,青年一袭白衣,愣愣的望着窗外。

桌子上放着一个小小的盒子,上面花纹繁复,绘有药谷特有的标志。

一阵风吹来,周泽楷猛然惊醒。

他愣愣的收回目光,伸手拿起那个小盒子。

盒子里安安静静,没有一丝响动。

寻香蛊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

他要找的人也不在这里。

不知想到了什么,周泽楷突然脸色一白,忍不住俯下身咳凑几声。

喉间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但他浑不在意,抿了一口桌上早已放凉的茶水,强行把那股血腥味压下。

不是他不爱惜身体,他出身药王谷,得医圣真传,他知道,自己的“病”,无药可医。

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

这是师父对他说的话,也是他所修习的《清心镇魂诀》的奥义。

第一次听时,他不懂,也不好奇。他想象不出来心动的感觉,也从来没有被多余的感情困扰过。因此,他修习《清心镇魂诀》一日千里,从无桎梏。

后来他动了什么是心动。

也懂得了痛。

从此修习路中处处险阻,再难寸进。

周泽楷微微垂下眼睑,心想,他不后悔。

如果受遍世间苦难,就可以换你回眸一顾,我甘愿。

可是走遍天下,也找不到你。

师父逼他入京寻药,结果轮回玉又亮了,卦象在此。他以为上天终于怜悯他,给他一线生机,可是偌大一个皇城,看谁都像你,谁都不是你。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周泽楷起身合上窗,熄灭灯火,和衣而眠。

可是梦里也没有你。

——————————————————————————

老韩:我凭实力单身,谢谢。

叶修:哦(冷漠)

张新杰:美色误国。

叶修:哦(冷漠x2)

张新杰:所以你别误国,误我就行了。


日常见缝插针的写文……

把这章里的一些地方解释一下吧,我觉得伏笔这东西埋着埋着大家就忘了(我也忘了)(喂)。

老叶抱狐狸的时候,老韩在观察他,是还心有一丝希望,希望老叶就是老叶(你们懂我的意思)。但是老叶抱狐狸的姿势太生疏了,在老韩的印象里,狐狸是老叶养的,他抱狐狸很熟练的,所以以为老叶不是老叶。但是他不知道……有时空穿越这个东西╮( ̄▽ ̄)╭其实老叶养狐狸的知识,都是在这时候学的。后来又穿回去,才有了他很会养狐狸的假象。

至于狐狸的故事……后面会解释的嘿嘿嘿,提示一下,还记得老叶和老韩药谷初见时老叶是怎么皮的吗?

小周……唉。

另外什么时候才能写到宫斗呢,我想搞事(喂)

评论(50)

热度(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