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二十七)

简介:后宫叶修传(叶修:听说有人想渣了本宫,后来他就后悔了)

二十七、

叶修拢了拢衣服,就着月色,依靠原身的记忆,往自己殿内走去。

原身很皮,叶猫猫也很皮,按理说这么大的欺君之罪,一般人怎么也要忧心仲仲,结果他到好,不好好在寝殿待着避免被人看出端倪,反而一个人跑到御花园不知道浪什么浪,结果就把自己浪凉了。

叶猫猫作为守卫皇宫的禁卫,本身是会武的,奈何现在换了个芯子,叶修版叶猫猫在武功方面就是个弱鸡。夜晚的御花园一些角落静的有点瘆人,叶修走着,觉得后背有点发凉。

“不会有什么灵异吧……”穿越这么不科学的事情都经历了,说这个世界有鬼怪设定,叶修觉得自己也不是不能接受。

“这是武侠玄幻世界,没有鬼怪设定的,”2333安慰,“叶神别担心,有鬼也不怕,本系统分分钟吊打!”
叶修稍稍放下心来,四下看了看,继续赶路。

夜色更沉,月华似水,地上影子拉的老长。叶修瞥了一眼,突然僵住了。

月光下,宫墙的影子投在叶修脚边,上面还有一团黑影,似乎是个人形。

一丝冷气顺着脊背往上攀爬,叶修觉得浑身发凉。

“艾玛不会真有鬼怪吧?”2333叫了一声,“家宅平安,祥瑞御兔,呸,祥瑞御免!哇b站弹幕害人!”

“……”突然不紧张了。

叶修缓缓回头,望向那段宫墙。

红墙,圆月,微风,飞扬的衣角。

叶修望见了圆月下的那个人影。

那个人影也望见了一地月华中的叶修。

他轻柔的开口:“叶公子。”

叶修眨了眨眼。

“……喻文州?”


叶修想起来在这个世界与喻文州的初见。

那晚月色很美,一如今日。

叶修心里浮现出些微的疑惑。

喻文州不是知府家的公子,随着家里调任而离去了吗?怎么会在宫里?又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月夜,一个人独坐墙头?

总不能是和自己上次一样,下不来了吧喂。

叶修突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笑出了声:“夜间风寒,公子若想赏月,也该多穿些才好……嗯?”

他尾音上挑,眉眼含笑,喻文州看见他一身月白衣衫随风飘摇,青丝散漫,锦带微扬。

仿佛月下有谪仙。

喻文州微微愣住了。

“……叶公子?叶秋?……叶秋!”

前两声像是试探,最后一声却似笃定。

“原来是你,果然是你……”喻文州轻叹一声,下一秒突然又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你真是……枉他寻遍天下,没想到……呵……”

什么跟什么?叶修有些摸不着头脑,突然他灵光一闪,愣住了。

他现在是谁?是扮成叶公子的叶猫猫啊!

但是那段调侃的话,却是他和喻文州的记忆,而不应该是叶公子或者叶猫猫能知道的。

卧槽!别被人看出来他是假的吧!一来就被人发现身份,分分钟任务失败?

叶修沉痛的告诫自己,想皮需谨慎,不要皮过头。

叶修有点僵硬,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那边喻文州却歪了下头,眼含笑意:“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他似乎心情很好,仿佛见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他微微使力,便从墙头翩然落下,走到叶修身前。

有点羡慕会武的人啊……叶修眨了眨眼。

“叶神,我这里没有收到身份暴露提醒,他应该没,没看出来吧?”2333刚刚也吓了一跳,但是现在又糊涂了,“他似乎理解的不一样?他理解成什么了?”

叶修懵逼的回复:“我也看不懂……管他呢,任务没失败就行。”

只要任务没失败,他也懒得深究。

喻文州踏着一地月色走来,停在叶修身前。他微微笑到:“夜色已深,叶公子还是不要独身一人在外……这宫里,可不算安全。”

“……我,我正要回去。”叶修皱皱眉,有点摸不准喻文州的身份和态度。

为什么感觉这只喻文州哪里怪怪的!

“那我便不送了,”他轻笑一声,冲叶修点了点头,“我记得今日陛下翻了你的牌子呢,叶公子莫要误了时辰……”

喻文州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眼神微妙,语调上扬:“他那只宝贝狐狸这几天生了病,估计今晚要劳烦叶公子了。”

什么狐狸?叶修愣愣的点点头,行过礼便扭头走了。走了一段距离,叶修回头看了一眼,喻文州还站在原地,似乎还在看向他的方向。


好奇怪……

叶修快走几步,在心里问2333:“他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知道我今晚要……侍,侍寝?”

2333也直觉哪里不对:“要不然我再查查世界信息?”唉,刚攒的一点点能量又要没了,心痛,它还想再攒攒查下毒事件呢。

叶修皱眉,原身的记忆里大多是关于自身的事,关于其他人的记忆都比较模糊,因此他也不知道在这个时间点,喻文州在宫里是干什么?

那边2333已经开始查询,叶修继续赶路。他估摸了一下距离,应该快到了。

几分钟后,脑海里突然响起2333磕磕绊绊的声音:“叶,叶神,不得了了,喻文州,他,他……他也入了宫,现在是贵君啊!”

“啊?”叶修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什么?”

“真的啊叶神!”2333也震惊的快短路了,“他可是现在的最受宠的后宫!”

“不,最受宠的不是原身吗?”叶修恍恍惚惚,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收到了冲击。

喻文州?入宫?

还很受韩文清宠爱?

啊???

是我坏掉了还是这个世界坏掉了?

“不不,现在的原身还只是一个公子,没有受封贵君,在这个时间段,后宫里风头最盛的,是喻文州……喻贵君啊!”

叶修:……

没想到,没想到。

叶修觉得自己不能好了,再也不能用平常的眼光看待这两个人了。


一直走到自己的殿内,叶修都还没从巨大的冲击中缓过来。

一到门口,焦急等待的大宫女就应了上来。她一边行了个礼,一边暗戳戳瞪了叶修一眼,应该是想训他自己跑出去浪的事,但是碍于周围还有别人,因而没有开口。

这次胆大包天的“替身”事件,知情者很少,原身身边只有两个大宫女知道,其他宫女太监都不知道实情。

“公子,陛下马上就要到了,您赶快收拾一下吧。”大宫女看着叶修有些凌乱的衣物皱了皱眉,挥手让人去了干净的衣物来。

叶修看着带上来的衣衫,忍不住心里和2333吐槽:“全是月白色,这是有多喜欢月白色?我从穿越过来就没穿过其他颜色的衣服,简直了……”

“那您想穿什么颜色啊?”2333好奇。

“红啊绿啊我觉得都不错,金灿灿的也好看……”

“……我觉得月白挺适合您,真的。”2333迷之沉默了一下,真诚建议。


叶修在心里和2333乱扯,然而还没来得及梳洗换衣,就听得殿外传来一声“陛下到……”

按理说韩文清不应该来的这么快的,他根本一个工作狂,对与后妃享乐并不热衷,叶修以为他会晚一点再来的。

叶修一下子有点紧张,一边在心里默念“他看不出来看不出来”自我洗脑,一边迎了出去。

一出殿门,叶修就看到不远处龙行虎步走过来的黄色身影,似乎有点匆忙。

正是皇帝韩文清。

“陛下。”叶修一边行礼,一边暗戳戳的看韩文清。

韩文清登上帝位已经有几载,久居上位使他的威势更胜以往,令人不敢逼视。

叶修突然想起来那些关于这位皇帝的传闻,那些金戈铁马、杀伐果断的往事,那些年夺嫡之战里的铁血手段,王座背后的荆棘与鲜血,叶修突然有些明白了这个世界的朝臣与后妃对韩文清的非同一般的敬畏。

不仅仅因为他的钱包脸,更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他那双手上曾沾满的鲜血,他的铁石心肠与手段。

在这位还是太子时,斗的最狠的那段时间,京城之内无不人心惶惶。到夺嫡之争最后,他威势最盛时,连先皇都要忌惮他。若不是最后先皇还是选择了让步,没有一意孤行立五皇子为储,否则说不准韩文清就要起兵逼宫。

现在他是天子,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如何不让人敬,让人畏。

叶修心里刚刚生出来一些感慨,突然一眼瞥到了什么。

然后他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他怀里抱着的,是只皮毛雪白的狐狸吧?


你这个皇帝是不是画风不对?养狐狸是什么奇怪的爱好?

韩文清神色冷淡,只有在目光看向怀里的狐狸时,才微微皱眉露出一些担忧来。

然而这一丝担忧,瞬间就破坏了他身上那种沥血的气势。

一个满面凶相的大汉小心翼翼捧着一只半眯着眼打瞌睡的狐狸,为了不吵醒它甚至脚步都放轻了……

这画面叶修看的有点想笑。


韩文清终于舍得把目光把从他的宝贝狐狸上移开。
他看了眼叶修,皱了皱眉。

说出了一句让叶修万万没想到的话。

“一叶病了,不肯吃东西,它一向喜欢你,朕把它带过来,你哄哄它。”

叶修:啊???

大半夜的,你找你的后妃侍寝,是让他给你哄狐狸的啊??

—————————————————————————

韩文清:我半夜来找你,关上门,拉上帘子,不要开灯,我们一起……养狐狸。

叶修:妈的智障(ノ=Д=)ノ┻━┻

一叶之秋:为什么把我的名字给一只狐狸,我不要面子的吗?

一叶狐狸:狐狸怎么了,狐狸萌动天下,我才是宫里最受宠的,哼。

后世某野史:震惊!当年那个独得圣宠风头无俩的叶贵君竟是靠养狐狸上位!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


哈哈哈解释一下,喻文州没有发现叶公子(即原身)是穿成叶猫猫的叶修假扮的(好绕啊),他以为叶公子就是当年在寨子里和他遇见的叶秋。其实在原身入宫的时候喻文州怀疑过原身就是当年的叶秋,还试探过,但是原身什么也不知道,是真的一问三不知(原身表示真的无辜),喻文州也疑惑了,觉得一个人不能装的那么像,就勉强相信了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这次叶修穿越了过来,又不小心说漏了嘴,就被喻文州看出来了。现在从喻文州的视角看,叶修是一个很能演戏的大佬,一直演着“自己不是自己”的把戏,一直在蒙韩文清,然后他因为一些原因,表示愿意倾情配合。

其实现在的喻是有点黑的,他才不把真相告诉老韩呢。另外老韩养狐狸是有原因的(我觉得你们能猜到嘿嘿嘿),他其实也不容易😂这些年过的……也挺苦的。

评论(74)

热度(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