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一线人间(一)

简介:玩游戏哥从来没怕过,现实版杀人游戏也一样!

注:无限流,苏爽风,叶神必须帅,cp为all叶。第一局游戏为黄少天视角(之后视角可能会有变动)。

一、

下雪了。

夜里22:10,结束了一天的忙碌的黄少天冲进了家门,打开空调暖风,三下五除二扔掉了厚厚的围巾与捂的严严实实的口罩,长出了一口气。

今天真的好冷啊……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才觉得自己渐渐暖和起来。

唔……有点饿了。黄少天瘫在沙发上,感觉自己连骨头都软了,完全不想动。在沙发与夜宵之间反复权衡之后,黄少天终于认命的站起身来,走到厨房取了一包方便面。

还贴心的给自己加了两个蛋。


在等面好的时候,他便靠着窗刷手机。

窗外风雪交加,引得黄少天有些皱眉。他刚刚回家的路上还没有这么大的风雪。实际上,这个城市也很少见这样的天气……

没有多想,他熟练的打开朋友圈,只见最新的便是叶修……嗯?这个万年不玩手机的老年人也发朋友圈啦?

黄少天惊讶了,一边爆发手速点了第一个赞,然后才认真看这条朋友圈的内容。

“还在为工作而烦恼吗?还在为生活而奔波吗?还在为现代人的压力而痛苦吗?贴心解压小游戏上线啦!释放压力,获得新生!参与人数已达66666人。”

下面是一张风格文艺的配图,灰白色调的都市高楼层层叠叠,上面还有配字:“现代人的崩溃是一种默不作声的崩溃。看起来很正常,会说笑、会打闹、会社交,表面平静,实际上心里的糟心事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了。不会摔门砸东西,不会流眼泪或歇斯底里。但可能某一秒突然就积累到极致了,也不说话,也不真的崩溃,也不太想活,也不敢去死。”


这不是网上流传颇广的一段话吗,老叶也会发这个啊!他最近不是退役回家了吗,压力很大?唔……黄少天有些吃惊,他翻了翻这条疑似广告安利的朋友圈,奇怪的是,并没有任何地方标出这个“贴心解压小游戏”的名字,连一个链接都没有。

黄少天有些奇怪,他本来看在老叶亲自安利的份上,还打算试试呢——虽然他现在每天干劲满满元气充足一点也不疲惫!

面还没有好,黄少天又把这条朋友圈翻来覆去研究了好几遍。毕竟叶修这个家伙一回家就又没消息了!好不容易冒个泡,必须要严肃对待!

没有看出来任何多余信息,黄少天疑惑的嘀咕了两声,干脆直接给叶修去了消息:“老叶老叶,今天怎么突然发朋友圈啦?”

“压力太大找我pk啊!pkpkpk!”

“今天粉丝见面会,好累啊,中午队友居然还偷偷给我碗里放了秋葵,累感不爱!嘿嘿老叶你今天看访谈了没,有没有被本剑圣的风姿折服啊?”

消息如石沉大海,没有回音。黄少天有些疑惑,刚刚还发了朋友圈,不应该这么快就离开了呀。

他又切回朋友圈的页面上,看到这短短一会儿时间,叶修的这条朋友圈已经有不少赞了,里面甚至还有晚上刚刚和自己分别的队长的。

你们怎么都这么关注叶修啊!就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朋友圈有什么好点赞的!黄少天表示冷漠。

完全忽略了他甚至是第一个点赞的事实。


面差不多好了,黄少天抱着碗走到客厅,打开电视机,上面正在放动物世界。

“又到了美洲狮交配的季节……”

黄少天扒了一口面,面无表情的换台。

“紫薇!”“尔康!”

……这电视剧怎么还在演!换!

“春节将近,呼吁市民们不燃要放烟花爆竹……”

找不到能看的台,黄少天愤愤然放下遥控器,专心吃面。

“呼——”风雪呼啸,似乎有冰凌打在玻璃窗上,发出“噼啪”的声音。

这天气真是奇怪。黄少天皱了皱眉,起身走到窗边,检查一下自家窗户有没有关好。玻璃窗子上凝结出了一层冰花,透过模糊的玻璃,他往窗外看了一眼。小区里黑洞洞的,无端端透出那么一丝阴森诡异的味道。

平常小区里不是有路灯的吗?今天是线路断了?怎么这么黑……也有可能,毕竟这么大的风雪,是哪里的线路出了故障也说不定。

但是黄少天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这种感觉无凭无据,说不上来缘由,让黄少天有些烦躁。

黄少天拉上窗帘,坐回沙发上。转身时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指针正好指到了11:00。

电视上主持人还在普及燃放烟花爆竹的危害,黄少天没有认真听,而是又打开手机。

他突然愣住了。

一副色调浅绿风格文艺的图片占满了整个屏幕,上面还有几个卡通汉字:

现实版解压小游戏正在加载……83%……

场景生成中……

身份信息录入中……


我什么时候点开了这个游戏?黄少天一头雾水,莫不是中病毒了吧?

黄少天狂按返回键,手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加载进度一路向100%狂奔而去。

终于,数字停留在了100%上。

黄少天无端端感觉自己心口一紧,仿佛被人捏住了心脏,有些喘不上来气,同时阴冷的气息沿着脊髓攀升,寒毛一根根竖起。

“叮!游戏加载成功——场景转换中,请稍候!”

黄少天还来不及反应,突然眼前一黑,向后栽倒在沙发上。

眼前最后闪过的,是桌子上那碗没吃完,还冒着热气的泡面。


哗啦——

哗啦——

什么声音?

唔,有点像那种老式的下水管道里的声音……

唔,好冷啊……是不是被子掉了……诶?!

黄少天猛然惊醒,一个翻身就坐起来。这是哪里?!

好黑……周围的景色有些看不清,但是灌入领口的寒风与身下硬帮帮的地面上传来的阴冷明晃晃的昭示着,他现在绝不在家里,而是在户外。

不可能!他记得清清楚楚,他刚刚还在家里泡泡面!而且还不小心打开了一个关不掉的奇怪游戏……

游戏……等等!

黄少天心里突然浮现出一种不妙的预感。


这是哪里?难道他被人劫持了?绑架?不对啊,没有被绑起来,而且周围的气氛好奇怪。

黄少天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只是周围实在太黑,难以观察,他皱了皱眉,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身来。

但是他的动作在手触到地面的时候僵了僵。

手似乎碰到了什么冰冷的液体。

是水吗?不,有些粘腻。黄少天有些颤抖的抬起手,敏锐的嗅到了一丝血腥味。

血……血?!

黄少天向被惊吓的猫一样猛地跳起来,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却撞在了什么东西上。

软软的,暖暖的……还有悉悉索索的呼吸声……嗯?呼吸声?!

还没等黄少天叫出声,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口鼻。

“唔——”黄少天浑身有些僵硬,曾经看过的无数灵异小说不合时宜的闪现在他的脑海里。

“嘘,情况不明,最好先别出声。”耳边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语调无端让人觉得熟悉,声音却很陌生。似乎是个男人。

“呵……”男人好像感觉到了黄少天的僵硬,居然低低的笑出了声,让黄少天有些恼怒。

“第一次进游戏的新人?”男人贴着黄少天的耳朵,用轻微的气音问到,气流扑在黄少天的耳朵上,有些痒。

黄少天咬牙,挣扎起来,想要摆脱身后人的制约,却发现那人的胳膊居然很有力,他几乎难以移动分毫。

“唔,别费力气了,我开了身体强化。”男人又低声开口。

“……”黄少天有些恼怒,但是不再挣扎。奇异的是,他居然渐渐镇定下来,僵硬的身子也略略放松。

大概是察觉到身后是一个有理智的人,而不是什么灵异鬼怪吧,没有刚刚那么诡异。

感到怀里被控制住的人渐渐平静下来,男人便松了手。
在感受到能动作的那一刻,黄少天毫不迟疑,猛地用手肘往后一怼!

“喀嗒!”“唔嗯——!”

眨眼之间黄少天的胳膊就被牢牢抓住扣在身后,连对方的衣角都没能碰到,反而自己被抵在旁边的墙上,动弹不得。

“呦,还挺烈,说了我开身体强化了,打三个你都绰绰有余,”那人又开了口,黄少天发誓他从里面听出了嘲笑,“拜托了哥们儿,现在看这情况,咱俩可十有八九是队友,别自家先内讧好不?”

“……你放开,我不动手。”黄少天郁闷,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他还对这莫名其妙的状况两眼一抹黑,只能恨恨的先服软。

生气!想他堂堂剑圣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身后人低低的笑了一声,松开了手。

黄少天站直身子,郁闷的揉了揉手腕。但经过这么一闹,他居然没有刚刚那么慌张了。

要不是打不过,看他现在就开垃圾话喷死这个莫名其妙的人!黄少天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嘴上却冷静的问到:“这是哪里?”

奇怪,实在是太奇怪了。明明在家里,为什么会突然到这个地方?还有什么游戏?莫不是新型恶作剧套路?

“啊,这个真不好解释,”黑暗里,黄少天看不清他的样貌,只感觉着他似乎有些苦恼,“你看过无限流小说吗?”

“看过……等等,你是说?!!”黄少天疑惑了一下,突然惊骇的睁大了眼,“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差不多就是你想的那样,”那人笑了笑,“我第一次进入游戏也不敢相信,但是你慢慢会接受的……不是恶作剧,没有人能有这么大的手笔,造出这么一个游戏世界。嘘,注意听,游戏要开始了。”

与此同时,黄少天清清楚楚的听到耳畔传来一声电子音,那声音似乎很近,又似乎很远,冰冷而不含感情,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叮!16位玩家已经全部载入,游戏即将开始。”

“本局游戏难度为:萌新级。”

“游戏规则:16位玩家分为两个阵营,杀手、平民,平民需根据线索推断出杀手。游戏时间为48小时,规定时间内检举或杀死杀手,平民即可获得胜利;杀死所有平民或一直未被揭穿身份,杀手即可获得胜利。胜利方将获得奖励,失败方将获得惩罚。”

“现在开始分发号码牌。”

“游戏玩家黄少天,得到号码牌:3号。”

“检测到玩家黄少天为第一次进入游戏,提供新手大礼包一份。”

“获得新手大礼包一份,得到火柴x1,臭鸡蛋x1。”

“友情提示:游戏中死亡不可逆转,请玩家珍爱生命,和谐游戏。”

“倒计时开始,10,9,8,……3,2,1,游戏开始!”

“倒计时开始,47:59:59……”


黄少天心里一阵紧张。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周围依旧一片安静,没有丝毫变化。

黄少天有些错愕,正想开口,就听到男人开口:“时间紧,咱们要快些,你收到新人大礼包了吗?”

“有提示说收到了,你听不到吗?”黄少天有些不明所以,“而且我手里明明什么也没拿到。”

“系统声音只有每个玩家自己能听见。礼包里有没有照明光源?你用意念控制一下,就能拿出来,快。”

“光源?好像有一个火柴……什么意念,听起来好玄幻……嗯?”黄少天愣了,他心思一动,手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一盒火柴!

黄少天觉得有些荒谬,但同时他也理解了那人说的“这个游戏不是恶作剧”是什么意思。

没有任何人类现有科技能做到这样玄幻的事,唯一的解释,这不是能用常理推断的世界。

他是真的……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游戏?!

黄少天有些怔愣,男人已经一把把火柴拿过来,一边利落的划火柴,一边啧了一声,到:“我的号码是6号……对了,哥们儿怎么称呼?”

“我叫……”火光燃起,黄少天下意识的就要报名字,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突然截住了话头,有些警惕的望向面前的男人。

火光下,露出一张陌生的脸,看上去平平无奇非常大众,黄少天却没由来的觉得有一丝熟悉感。

6号也正借着火光,望向他,脸上是若有似无的笑意:“反应还挺快的嘛。”

黄少天依旧冷冷的盯着面前的人,没有放松警惕。

在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恶作剧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努力镇定下来,正式认真的对待起这个莫名其妙的游戏。

而他突然闭嘴不言,也是因为刚刚突然意识到了一点:面前这个人说自己是6号,却问他怎么称呼,这很可能是一个语言陷阱。

难道在这个游戏里,不能说出名字?

迟疑了一下,黄少天言简意赅的说到:“我是3号。”

黄少天憋屈死了!

他什么时候话这么少过!

但是现在情况不明,黄少天敏锐的察觉到不应该过多的暴露自己的个人信息,这显然不是一个适合多话的环境,只能憋屈的闭嘴。

虽然他话唠,但他绝对不蠢。在不应该多说的时候,他不会透露更多的关键信息。尤其是……面前人敌友不明。

6号耸了耸肩,也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只是借着火光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作为新人,你能有这样的警惕心很好,前辈我给你一个忠告:最好不要暴露自己任何个人信息。唔……其实暴露了问题也不是太大,但是会很麻烦。”一边说着,6号把周围都照了一遍,发现这里似乎是个暗室,周围全是生着锈的下水管道与脏兮兮的墙壁。

黄少天心想,想要隐藏身份那可不容易,想他堂堂剑圣,粉丝也是不少的,万一遇到一个玩荣耀的,不是分分钟被认出来……等等!

黄少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惊讶的发现……这不是他今天穿的那一身!

他的衣服变了?

那他的容貌,体征呢?

刚刚没注意,现在一回忆,他的声音好像也变了!

黄少天还在惊讶,就听见6号喊他:“3号小朋友,过来一下。”

黄少天向他的方向看去,突然惊骇的睁大了眼。

火光下,一地暗红色的液体,正在缓缓蔓延。

他突然想起刚刚起身时手上粘腻的触感。

黄少天有些僵硬,缓缓低头……

手上,胳膊上,衣摆上,暗红色的血迹到处都是。

黄少天抖了抖。

不怕不怕,本剑圣可是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一颗红心向着党的五好公民……黄少天努力给自己洗脑。

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他在看到血迹尽头,那一摊红红白白的不明物体时,还是有些崩溃。

不是他心里素质不好,而且作为一个从小安分守法的好公民,谁能看到满地尸块还能面不改色?黄少天脸色苍白,从胃里泛起来一股恶心感。

火柴熄灭了,黑暗再次笼罩下来。

黄少天一想到他正和满地尸块待在一个房间,便有些不寒而栗。

6号倒还保持着冷静,手都没抖,又划着了一根火柴,就着火光观察那堆尸体,一边对黄少天说:“啧,别害怕,就是个尸体嘛,你把他当成npc就行了。玩家死亡给人的心理压力会更大,你习惯一下。”

“玩家……死亡?”

“你没有系统提示吗,游戏中死亡不可逆转,游戏中一旦死亡,”6号看了他一眼,“现实中也会死哦。”

黄少天冷汗都要下来了。

冷静,冷静。这种时候,越慌越错。

他深吸两口气,努力镇定下来。他在现实中参加过许多比赛,心理素质一向很好,而这种心里状态在此时也发挥了作用,让他渐渐冷静下来。

6号笑了笑:“小朋友心理素质不错嘛,本来还发愁你要是想吐就麻烦了,这里可没地方让你吐。我们要尽量少在这里留下痕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两个……就是规则中所说的,杀手。”

6号话音刚落,黄少天就听到了一声系统提示音:“叮!已确定身份:杀手。杀手阵营特殊能力:可得知同阵营队友身份。杀手阵营队友为:3号、6号、11号。”

黄少天抬头,看向6号。6号应该也收到了系统提示音,露出思索的表情:“我以为一睁眼屋里就我们两个,就我们两个是杀手呢,没想到还有一个11号……唉,这个破游戏一贯都是这样,通报游戏规则的时候说的简单,其实还有好多线索要你去触发才会告知。过来帮下忙,咱们吧这里收拾一下赶快走。”

黄少天愣了:“收拾?”该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对,把这些尸块收拾一下。看样子这次的设定里,咱们是团伙作案的变态杀人狂啊……杀完人还得抛尸吧,快来毁尸灭迹。能不让其他玩家发现就尽量不要让其他玩家发现,万一里面有游戏老手,看出来什么线索就不妙了,我们必须赢。”6号到处张望,有些发愁,似乎在思考可以把这瘫东西扔到哪里。最后他看到了头顶上错综复杂的下水管道,叹了口气,到:“没地方处理,带出去又太不安全……藏到上面吧。唉,要是能把血迹也处理一下就好了。”

说着,他就从旁边找出来一个麻袋,还啧啧两声:“设定里是变态杀人狂没错了,旁边居然还有准备麻袋的。”

黄少天苍白着一张脸,没有动。

6号叹气,知道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心理压力大,也不勉强,自己垫着麻袋,勉强把那瘫泛着恶臭与血腥味的东西套好,扎紧。他行动敏捷,扒着一根管道就翻了上去,把那袋东西扔到一团管道里面。然后利落的又翻身下来,冲黄少天喊到:“快走,这局游戏有时间限制,其他玩家估计已经开始行动了。咱们要快点把这一身血处理一下,然后尽量混进平民里,尽量撑过48小时。”

说着,6号又划了一根火柴,四下看了看:“那边地下似乎有暗门。”

黄少天依旧没有动。

6号顿了一下,回头,认真的看向他。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这个游戏……必须赢?”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6号沉默了一下,笑了笑。“怎么,未虑胜,先虑败?”6号回头,继续研究地下那道暗门,“你是新人,可能还不太了解——游戏必须赢。你应该也有系统提示,上面说了失败会有惩罚。你知道惩罚是什么吗?”

“喀嗒”一声,6号似乎搬开了什么东西,一边继续说到:“惩罚不止一条,但其中有一条是固定的——失败次数达到两次,死亡。”

黄少天眼皮一跳。

6号已经掀开了暗门,一丝光猛然透进来,让习惯了昏暗火光的一下子眼睛有些发痛。6号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外面,又回头看了黄少天一眼,笑容透出一种嘲讽感:“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只是心里素质好一点而已,放心,我不是杀人狂魔。都是队友了,互相有点信任嘛,我对新人一向很有耐心的,不用担心我对你怎么样。”

黄少天沉思了一瞬,也不再迟疑,快步走过去。

他不是踌躇不前的人。

他是联盟最大的机会主义者,游戏高手,即使是这种现实向无限流游戏……也不会胆怯!

6号笑了:“外面没人,但出去的时候还是注意点。放心……哥带你躺赢!”

——————————————————————

黄少天:我不服,我要申诉,为什么剧情里我总是一惊一乍的,本剑圣明明玉树临风风流潇洒处变不惊淡定自若……

作者:申诉无效,本作者深思熟虑,不论是谁面对这种情况都要调整一下心理状态吧,立马适应也太不科学了一点!

黄少天:QAQ可是!这样我看起来好受啊!!作者你还记得我是攻吗??!

作者:咳……很快你就怼天怼地攻起来了,叶神都会为你折服。

黄少天:这还差不多。

叶修:(叼烟)算了吧,就他,还得靠哥带他躺赢呢。

啊终于还是向心心念念的无限流下了手!真的好忐忑啊QAQ,难写,费脑,不知道自己的能力能不能撑起来,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ToT)>总感觉这种题材不太容易受欢迎……

我好像没怎么在全职同人里见过无限流的,这次尝试真的忐忑。大家如果有兴趣,欢迎在评论区和我讨论剧情~

目标是写成游戏悬疑解谜向,但是作者智商有限,如果大家有什么建议,或者发现了什么bug,欢迎告知~
咳,而且这篇文可能不定期更新,毕竟比较废脑子,写的慢……

评论(1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