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江湖处处是情敌(十二)

•苏叶

•私设如山

————————————————————————

十二、

皇城。

“什么……有人要反?”皇座上,一个身穿黄袍的单薄身影抿紧了唇,眼底闪过一丝惶恐。

文武百官列于其下,有人面露惊骇,有人恍然无措,一时间窃窃私语,众人惶惶。

“陛下,休要听得小人胡言乱语!”突然一个瘦高的人影站出来,“不过是几个匪盗毛贼,何足为患!只是下面人为了邀功请赏,才把没有的事夸大十分,陛下万万不要慌张!”

小皇帝握了握拳,又微微放松下来:“此言当真?”

“万万不敢欺瞒陛下……”

“老贼住口!”突然一道愤怒的声音打断了瘦高官员的声音,一个中年人模样的官员站出来,声音凄厉,“陛下!如今局势已日加危急,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啊陛下!”

“……不,不至于此吧?”

中年官员眼睛一瞪,扑通一声跪下,怒目圆睁:“陛下,局势已经万分危急,就是这些小人欺下瞒上,才至如今!从半个月以前,南边便已经有人反了!陛下,再不下旨出兵,为时已晚啊陛下!”

“一派胡言,危言耸听!如果真有这么严重,陛下岂会得不到密报消息?”

“你这个乱臣贼子!……”


韩文清立在武官队伍的最前端,垂着眼睛,研究地上砖石的花纹,对耳边的争吵仿佛充耳不闻。

各地局势混乱,早在一个月前便有人揭竿而起,而这些尸位素餐的朝中官员,时至如今才将此消息呈报案上。

刚刚那个瘦高官员说的“密报”,指的是嘉世密折。嘉世深入江湖,自然也担有访查民情之责。如此大的动荡,即使嘉世如今再乱,也该得到消息了。但看小皇帝的样子,怕是也才知道这件事。

这只能说明,嘉世高层有人将消息压了下来,并未上报。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怕只有皇座上的这位蒙在鼓里。

韩文清抬了下眼,冷漠的看了一眼皇座之上的身影。

无治国之能,无选贤之德,无为君之才,心胸狭隘,目光短浅,自以为是,满心猜忌,玩弄权术。

放任朝堂结党营私,各地藩镇割据,沉迷权术却不见人间百姓疾苦,对霸图对韩家满心猜忌,甚至为了削弱霸图,不顾大局!

他不配座这个皇位!从这个小皇帝几番推诿,不拨粮饷,不派援军,以至于葬送数万英魂开始,韩文清心里一直燃烧着一份怒火,随着时间的流逝,愈来愈旺。

那场战役是他和叶修共同的悲惨记忆。

他的父亲战死沙场。

苏沐秋为了保护叶修而身亡。


如今这个王朝摇摇欲坠,积弊难返,韩文清无力救,也不想救。

曾经的一颗炙热的报国之心,早已在一次次的失望与伤害中消磨殆尽。

每次见到那些衣不蔽体的百姓,梦到浑身浴血的战友,他总忍不住想——

改 天换日又何惧?

还你们一个盛世王朝!


平远王府。

书房里门窗紧闭,寂静无声,只有一位华服男子与一位戎装青年相对而立。

男子指了指案上的两封已经拆开的信。

青年会意,伸手拿起。

第一封盖着韩文清的私印,第二封却是封家书,下面署名叶修。

“父亲……”叶秋忍不住出声,“我们……真要和北川霸图合作?”

“不必惊慌。现在的局势你应该也知道,改天换日,怕是在所难免。”

“我们的属地应该尚且安定。”

平远王作为当朝势力最大的异性王,自领一地,自养私兵,世代经营,俨然一个国中之国,绕是皇帝也要礼让三分。虽然近年皇帝有意削藩,但是叶氏庞然大物,他还奈何不得。

而且叶氏家风清正,从不横征暴敛,如今天下大乱,独独叶氏属地还算一片净土。就算改-朝换代,怕是也动不了叶家。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平远王敲了敲桌子,“然而盛极必衰,不进则退,天下大 势将变,恐怕我们也不能偏安一隅。虽然北川霸图虎狼之师,韩将军凶名远扬,恐非易与之辈,但是欲成大事,怎能不冒风险。而且……”

他顿了一下,又说到:“你大哥也是这个意思。”

青年沉默了一下。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


平州。

秋色渐深,凛冬将至,天气愈寒。街上已经有行人穿起了棉袍。

王小小挽了挽袖子,把鱼放到案上,正准备开膛破肚。作为集市里唯一的一家鱼摊,他的生意还算不错。

“老板,这鱼怎么卖?”

见来了客人,王小小连忙抬头招呼:“嘿,您想要什么,诶——今儿刚打的鲫鱼,您瞧……”

他突然卡了壳。

面前站着的,赫然一位面色冷淡的翩翩公子。青衫束发,面容俊秀而冷淡。

这是哪里来的人物?光那腰上的玉佩怕是都要十几两银子吧!这样的人亲自来他这里买鱼?

王杰希没有理会小贩的惊讶,只是垂眸认真的挑起了鱼。

“这条。”他指了指。

“诶诶,好嘞,”王小小连忙回神,“这条鱼好得很,我这就给您拿。”

王杰希淡淡点头。王小小把鱼拿了钩子勾好,诚惶诚恐的递了过来。

王小小看着那位青衫公子提着鱼走远了,有些惊奇的咂了咂舌头。


王杰希一只手提着鱼,一只手提着菜篮子,顶着一路上行人们惊奇的目光,淡定的走回了院子。

合上院门,王杰希将鱼和菜放进厨房,自己先去院里打了井水,生火取药,然后才进了里屋的门。

“王杰希,你怎么一身鱼腥味儿,”床上传来一个声音,“路上掉河里啦?”

王杰希听了也不恼,只淡淡的到:“买了鱼,晚上给你做。”

“……”叶修爬起来,“可以呀,当世医圣亲自为我洗手做羹汤。”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躺好,伤好了?”

叶修撇撇嘴:“大部分是内伤,只能慢慢调息了,躺着无聊死了。”

“过段时间有你忙的。”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南桉之比已经结束,两人立刻就离开了南桉。王杰希曾在不远处的平州买过一个院子,于是他们便在这里落了脚。

“唉,现在动乱还没波及到平州来,但也太平不了多久了,”叶修叹气,“少天也来了信,现在中原的境况很不好。”

在与孙哲平比试之前,叶修就安排黄少天连夜赶会了中原。那时候他觉得百花可能会故意在中原武林挑起争端,嘉世也有所异动,蓝雨阁作为名门大派,应当负起维护之责,因此便先把黄少天劝了回去,顺便让他捎了一封家书,一封密折。

“密折已经送了,把各个地方的状况都写了,仁至义尽,”叶修叹气,“不过我觉得那个小皇帝也看不见这封密折了,嘉世肯定会把它扣下。”

“嘉世也算是曾经的大派了,如今走上这条路,欺上瞒下,玩弄权谋,怕是不能长久了。”王杰希抬头看了一眼,见叶修不答话,微微皱眉。

“别再想了,如果猜的不错,你受伤的消息就是嘉世放给百花的,这已经是放弃了你……之前烟雨楼的信也写到了,苏沐橙已经离开嘉世,你也没什么牵挂了。过去的便让它过去吧,离开嘉世,你总不会没地方去。”王杰希知道叶修曾经为嘉世付出了多少,他离开了曾经战斗过的北川,为了心中的那一丝热血,那一片丹心,受皇帝征召组建嘉世,付出多少心血……最终,却是这个结局。

“你如果不喜欢,从此不涉朝堂便是……天下之大,你武林第一人何处去不得?”王杰希叹气,“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做鱼。”


叶修沉默的点点头。

侠以武犯禁,武林和朝政确实不应该牵扯太多。如今书信已经送到,父亲与弟弟自然知道怎么做,自己倒还是不要太插手的好。

还不如先解决一下自己的问题。

因为右臂的伤,他现在用不惯重剑,要找一个新的趁手的武器。

看起来要重新去一趟北川了。

那里应该有他要找的东西。

————————————————————————

卡文卡的死去活来,头疼……

而且这篇里和佛系穿越那篇,叶神都在受伤,我很难受,不想写他受伤orz,可是按照剧情,他不受伤不科学……好的太快也不科学,累。恨不得直接写“天上掉下来个疗伤圣药,伤全好了”………然后就会被打死 ( ̄ε(# ̄)

真是够了,这篇都有敏感词……头疼
又被屏了,迟早被lof气吐血……

评论(22)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