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

简介:后宫叶修传(叶修:听说有人要渣了本宫,后来他就后悔了)

七、

叶修坐在镜子前面,有点不自在。

身后的周泽楷正在认真的帮他束发,叶修甚至能感觉到微凉的手指轻轻蹭过自己的头皮。从镜子里看去,身后的青年神色认真目光清澈,动作小心翼翼,似乎捧着价值连城的珍宝。

半个时辰之前,仗着有伤在床上宅了好多天的叶修终于记起来了他还有任务在身,唉声叹气的决定起来走一波任务。

他的衣服在前几天逃命的过程中已经被划破了,周泽楷细心的为他另准备了干净的衣服。衣服是淡淡的月白色,上面还带有一种隐约的清香。叶修当时还诧异了一下,没想到小周还是一位喜欢熏香的闷骚少年?

虽然抬臂还是有些不便,但是已经好了很多。叶修好不容易自己把衣服穿好,但是束发却犯了难。且不说行动不便的原因,他也实在不太懂古代束发是怎么个方法。
叶修还在发愁的时候,周泽楷进来了,看到他在为难,于是自然的走过来,拿起梳子要帮他束发。

叶修吓了一跳,正想婉拒的时候,就看到周泽楷澄澈的眼神,不知道怎么就开不了口。

见到叶修乖乖(僵硬)的坐到镜子之前,周泽楷眼里流露出来一丝笑意。

叶修正在心里和2333吐槽“这是我活这么大以来第二次有人帮我梳头,第一次还是当年沐橙趁我睡着给我扎的小辫子”的时候,忽然就听到身后的青年轻轻开口:“我现在扎的比以前好了些。”

叶修愣了愣,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个?

周泽楷见到叶修这个反应,眸光暗淡了一瞬,声音里似乎有些难过:“抱歉,我忘了你失忆……”然后又突然收了声,不再说话。

叶修这下彻底愣住了。

他在心里狂敲系统:“等等等等,什么意思?失忆?什么失忆?”

2333也一头雾水:“不知道啊?剧情里没这一段啊?”

叶修不满:“剧情里怎么什么关键都没有,而且你上次不是说调查过小周的背景了吗,从小在无人的药谷长大?没见过外人?第一次出来?我看他这可是以前见过我的样子啊!而且对我好的奇怪。”

2333迷茫:“我直接提取的世界信息,按理说不会有错啊。”

叶修继续到:“就不说老韩那些奇奇怪怪的态度是怎么回事连个提示都没有,还有上次,就原身出轨那件事,也是信息模糊,到现在我连出轨对象是谁都不知道。搞什么啊,关键信息不提供,但是有这么多模糊不清的剧情,都是关键信息么?”

“我也觉得奇怪,”2333也万分不解,“一般来说被故意隐藏的关键剧情很少,而且是在任务比较简单的时候用来增加难度的,这次这么高的难度还有这么多隐藏信息,确实不太对。”

2333又想了想,到:“这样吧,我向上面反映一下情况,看看是不是有什么bug。”

暂且压下不解,周泽楷已经给叶修束好了发。叶修笑着说了声谢谢。

“你要去哪里?”周泽楷放下梳子,认真的问道。

“进一趟城,”叶修笑眯眯的看向周泽楷,“有些事要处理一下。”

“我陪你去。”周泽楷突然说。

叶修有些惊讶。

“你的伤好的不彻底。”周泽楷认真的说。

为什么要对一个捡到的人这么好?他以前真的认识原身?叶修暗暗思索。

京城。

叶修带着斗笠走在街上,还有些恍惚。

他本以为京城可能戒严,就算碍于皇家面子不通缉他,总也会有一些盘查吧。

他都准备好来一番斗智斗勇了,没想到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进来了?

莫非他们觉得自己绝对已经死了?

叶修瞥了身边的青年一眼。他最后还是没能说服周泽楷,只能由着他跟了过来。

青年一路紧紧跟着他,时不时好奇的东张西望,叶修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小雀跃和新奇。

这又似乎和2333给的资料一样,从小没有出过药谷,这才对城里分外好奇。

那两人以前就更不可能见面了。在原身的记忆中,直到被强迫入宫,他都没出过京城。

而药谷离京城足足有三个郡的距离。

奇怪。

叶府在城西,叶修照着2333给的地图,带着周泽楷左拐右拐,终于找到了地方。

叶修远远的看了叶府一眼,小心起见,还是决定不走正门。

万一这里还有监视呢。

叶修远远的绕了院墙一周,寻找能让他翻进去的地方。可是叶府院墙筑的很高,叶修愣是没找到。

正发愁呢,周泽楷似乎看出来他的想法,问到:“你想进去?”

“嗯,我不是想翻人家院子啊,这是我家,我担心……”叶修正想给他解释一下,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给他说过自己的情况呢,周泽楷不知道他现在是可个危险人物。

正想着怎么和周泽楷说,叶修突然感觉身上一轻,已经被周泽楷抱在了怀里。

“别动。”叶修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腾空而起!

“我去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你没告诉我这还是武侠世界呢——”耳边是呼呼风声,叶修吓了一跳,对2333喊到。

“我没说过吗?好吧,这是玄幻武侠风的世界啦——但是你为什么不先诧异一下你被公主抱了呢?”2333觉得自家宿主的关注点有问题。

在叶修和2333说话的功夫,两个人已经落到了院子里。
但是叶修没时间纠结公主抱的问题了。

院子里,叶秋看着两个从天而降的奇怪人物,吓得手里的杯子都掉了。

叶修:……

在对方就要张口喊人的前一刻,叶修一把掀了斗笠:“别喊啊——”

房间里。

叶修,叶秋,周泽楷,三个人围着桌子,气氛诡异。

叶秋盯着周泽楷,面色不善。

#这个公主抱了我家哥哥的人是谁#

“咳……咱们爹娘呢。”最终还是叶修咳凑一声,打破了奇怪的气氛。

看来老韩把消息封锁的很好,叶家应该还不知道他出事了。

“……他们去寺里上香了,不在家。”叶秋又瞪了周泽楷一眼,才收回目光。周泽楷皱了皱眉,看了叶秋一眼。

叶秋把目光放在桌面上,就是不看叶修。

叶修微愣,不知道是哪里惹到这位小祖宗了。他正准备开口,突然察觉到不对。

叶秋的眼睛已经有点红了。

叶修手指颤了颤,心里一沉。

这个世界的叶秋,给他的感觉和现实世界的叶秋一模一样。

他也能一眼看出来,他的委屈,他的难过,他的自责。

毕竟在叶秋看来,就是自己害了哥哥替他进宫,从此被拘于皇城里。

从此折断了曾经的抱负,掩盖了曾经的才华,只能做一只以色待人的金丝雀,永远的失去了自由。

这一刻,叶修突然感到了一种浓重的悲伤。

他动了动嘴唇,不知道怎么开口。转过身,带点歉意的看向周泽楷,还没有开口,周泽楷了然的点点头,乖巧的起身避开,给这久别重逢的两兄弟一点空间。

虽然走的背影里还带一点委屈。

房间里只剩下叶秋和叶修两个人。

没了外人,叶秋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叶修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叶秋面前,轻轻把他抱在了怀里。

叶秋浑身一颤,把头埋在哥哥怀里,肩膀微微颤抖。叶修知道他在哭。

叶修不说话,只是轻轻拍着他的背,无言安慰。

过了不知多久,叶秋才哽咽着开口:“哥,你终于回来了,你这么多年不回家,是不是,是不是……在怪我……”
“是不是……不想看到我?”

怪我断了你的前途,怪我躲了你的人生,怪我……

你曾经那么厉害,是名满京城的少年才子,却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恶名加身……

“说什么傻话呢,我瞒着你们进的宫,自愿的。”叶修叹气,感觉心里微微发颤,难受的要命。

他自从穿越以来,和2333在意识里贫嘴,对奇葩剧情吐槽,虽然一路过的挺惨,但是他心态是不以为意的。

说白了,就是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以游戏人生的态度对待这个世界。

其实这也很容易理解,毕竟在玩游戏的时候,又有谁会对NPC的人生感同身受,为他们的经历而唏嘘呢。

从心底里,他只是把这个世界当成一个游戏,因此可以不在意,可以游刃有余。哪怕被长着韩文清的脸的皇帝虐,他还可以和2333吐槽,本质上也不过是不在意的表现。

但是现在,他搂着叶秋,却突然感同身受。

在现实里,他也曾离家,时隔多年再回去的时候,他的房间甚至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叶秋看着他,轻轻说:“哥,欢迎回家。”

现在叶秋说,哥,你终于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哥,你说实话,你当年替我去,是不是……觉得爹娘不关心你?”叶秋小心翼翼的问,“爹娘这些年也很自责,当年忽略了你……”

叶修沉默了一下,这也确实是原身一个小小的心结。当年原身虽然名满京城,但是相当不服管教,原身的父母把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在叶秋身上。叶修身为嫡长子,却总觉得自己被放弃和忽视。叶秋被强令入宫的时候,原身想的也是,如果入宫的是自己,爹娘会不会难受的少一些?

“哥,其实爹娘不是不关心你……当年爹娘教训我教训的多,是因为你是嫡长子,有爵位可以继承,他们就想着我要自己谋出路……哥,我不是想抢你的世子之位,我……”叶家世代从军,有侯爵之位,在进宫之前,原身确实是世子,前程无忧。

叶秋搂着叶修不撒手,叶修其实有点小小的受宠若惊,在现实里叶秋可好多年没这么乖巧了。叶修揉揉怀里这颗毛茸茸的头,安慰到:“说什么呢,你哥我是看中功名利禄的人吗,我这不是觉得你的性子不适合宫里,怕你进入就玩儿完嘛。”

“……你就适合宫里?”叶秋表示不信。

叶修:……

想想原主那三天作一次死的搞事风格,叶修无法反驳。

叶秋直起身,认真的看着叶修:“哥,你等着,现在我们家是虚爵,我已经决定去边关了,等我立了功,不让你在后宫里受欺负。”

“嘿,你怎么觉得我受欺负了?”叶修诧异,现在他被追杀的事情没有外传,还是勾引的皇上无心朝政、不顾及其他后妃的祸国妖妃形象呢。

“皇帝才不是真心喜欢你,真心喜欢,怎么可能不顾及你的名声?”叶秋提起来就气,“干什么都让你背锅,凭什么让你背负骂名。”

……真是一针见血,看出了老韩爱意值-11的本质。

叶修:心酸。

叶修突然想起来他这次冒险回来可还是有正事的。

不过要扒了叶秋的衣服,该怎么开口?

突然尴尬。

叶修咳凑了一声,问到:“那个……弟啊,你身上有没有一个胎记?”

“什么胎记?”叶秋懵了。

“就是肩膀上,有没有什么印迹?”叶修循循善诱。

“没有。”叶秋回答的很肯定。

叶修这下子疑惑了。

难道自己的猜测有错误?

“真的?”叶修满脸疑惑,伸手,“唉算了我直接看看吧……别动。”

叶秋:……???

一言不合就扒衣?

叶修用正直的目光掩盖着内心的尴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扒了叶秋的肩。

右肩上什么也没有。

叶修不死心,又查看了一遍,然后干脆把左边的衣服也扒了。

……还是什么都没有。

叶修:……

叶秋沉默的盯着叶修,目光诡异。

叶修用沉默掩盖着尴尬。

这时,突然屋外面传来管事的通报声:“少爷!陛下……陛下到了门口了!”

叶修:……

还光着肩膀被叶修按在桌子上的叶秋:……

门外站着的周泽楷:……

——————————————————

老韩:???

上一章大家的猜测脑洞都好大,我看着我简单的大纲,感到害怕……

今天虽然没有双更,但是这一篇长啊!!累。

本来想再更新一章《江湖处处是情敌》的,然而今天去玩了楚留香,然后……

明天就更orz(明天这篇就停更一天啦,两篇一起更有点吃不消,瘫)

评论(25)

热度(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