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佛系穿越(三)

简介:后宫叶修传(叶修:听说有人要渣了本宫,后来他就后悔了)

三、

#双重绿帽的矛盾该怎样化解,在线等,急#

说实话,这事情确实挺难办的。

毕竟不管多宠爱的人,突然头上就多了一道光,也很难不在意吧……老实人除外。

然而韩文清一看就不是老实人啊。

叶修在心里感叹:“怪不得皇帝对原身的爱意值甚至是负的,这位实在会作妖啊!绿帽之耻,还是双份的,哪个男人都忍不了吧。”

然后他突然又反应过来:“等等,现在我穿越过来了,这不是把烂摊子都丢给我了吗?”

叶修僵了僵,有点崩溃。

一般皇帝遇到了这种事会怎么样?多年的影视剧与小说经验告诉他,当然是……龙颜大怒果断赐死啊!

等等,这个长着韩文清脸的皇帝不会是来送他最后一程的吧!

所以现在别说什么爱意值心痛值了,有没有原谅套餐能给我来一份?叶修默默吐槽。

2333:这个真没有……

尽管一上来就拿到了地狱难度副本,但是叶修是谁啊,能带领队伍一路披荆斩棘拿到四冠的人物,心理素质那真是没的说,别看心里已经风起云涌,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他手伸到被子底下,狠狠心,对着自己的大腿狠狠掐了一下,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陛下……”

唉,实在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只能靠脸了,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好使吧……剧情里不是说自己天生一份倾国倾城貌吗,不知道刷脸管不管用?至少看在这么个美人的份上,求不赐死啊——

韩文清眼睁睁的看着面前这人说哭就哭,刚刚看起来还满眼很假的泪光,此刻甚至已经梨花带雨情真意切,眉心还微微蹙起,面露哀求。

美人垂泪,我见犹怜。

韩文清呼吸一滞,面色微变,心里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来。本来带着嘲讽笑意的脸突然浮现出一点怒意,猛然抓住面前人的头发,狠狠往后一扯,强迫他仰起头,寒声说到:“叶秋,劝你不要再试探我的底线。你最好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要觉得自己和他长的像,就真以为朕不会杀你。要不是看在你是……”

说着感到面前人浑身僵硬微微颤抖,眼睛里又弥漫起一股水雾,韩文清心里没由来的更是烦闷,松开了手,直起身来,冷声到:“传令下去,叶贵君近来身体不适,无力处理宫务,朕准其至静隌寺静心修养,即刻启程。”

又到:“你最好别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朕这次不杀你,不代表下次还能饶过你。好好在寺里呆着,要是敢踏出一步……”他顿了顿,“就地格杀。”

说完,也不再看叶修,转身就走。

叶修倒吸了一口凉气。

刚刚气氛太凝重,2333不敢出声打扰,此刻心疼的快炸了:“叶神你没事吧!啊啊啊啊千万别往心里去,这都不是现实世界!韩队绝对不会这么对你的!”

叶修又吸了一口气。

2333:“QAQ叶神别难过……”

叶修:“不是难过,疼啊……”

2333:“诶?”

叶修很委屈啊。

在现实世界知道的人也几乎没人知道的是,叶修很怕疼。虽然这听起来一点也不男子汉大丈夫,但是天生神经末梢敏感的人有什么办法呢?

刚刚为了哭的真诚一点给自己大腿来了一下,估计已经青了,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韩文清抓那一下头发,一下子就疼得叶修差点没再掉一次泪。

2333更难受了:“我现在级别还有点低,还不能屏蔽痛觉……”还只能做到屏蔽饿觉嗅觉之类。

叶修缓了一下,眨眨眼:“唉,没事,真男人忍忍就过去了。我现在比较在意的是,刚刚……唉,我还是不喜欢叫皇帝,还是叫老韩吧……他说什么来着?和‘他’长得像……这莫非还是个替身的剧情?”这么劲爆的吗!

2333迅速调整工作状态:“一些关键剧情系统也是不知道的,需要宿主自主探索。不过根据我的分析,这是可能性很大的一种原因。”

“哦?”叶修一边揉腿,一边在心里问,“还有什么可能性?”

“在您刚刚睡觉的时候,我已经进行了大数据分析,初步认为可能造成这种‘爱意值很低,表面宠爱度很高’现象的原因最有可能是三种:替身、挡箭牌和政治因素。”

“替身我知道,沐橙看过这种小说……挡箭牌是什么?”叶修表示好奇。

“这是常见于后宫文世界的一种设定,”2333解释到,“大意是皇帝真爱是某位妃子,但是为了不让她收到嫉妒和伤害,于是表面上荣宠另一位妃子,让她做挡箭牌,替皇帝的真爱挡一挡明枪暗箭。”

“听起来很傻,”叶修认真的表示,“那政治因素呢?我想想,像甄嬛传里的华妃那样的?为了平衡朝中势力?”
“是的,但是考虑到如今皇帝权利很集中,甚至强迫叶家送孩子入宫,叶家应该做不到对皇权产生威胁,因此这个因素可能性很低。”

“所以还是前两种可能性大些,”叶修啧啧两声,“被当做挡箭牌真可怜。”

“替身也很可怜啊。”2333表示。

叶修呵呵一笑,反正不管是哪种,他都很可怜就是了。

叶修还在和2333讨论呢,突然外面一阵嘈杂,突然闯进来几个人,面色不善,冷声开口到:“陛下令叶贵君至静隌寺修养,即刻启程,叶贵君该更衣上路了。”

叶修:……

现在是夜里吧!说即刻启程就真的立马上路啊?

几个侍卫皱了皱眉,抬了抬刀,面露威胁。

好吧,看来是真的。

算你狠。

几个人看叶修有了动作,也不多说,行了个礼便退出殿外等候。叶修认命的开始换衣服。

……衣服好复杂,这怎么穿来着。

外面的人见好一会儿没动静,叩门催促:“还请贵君不要让我等为难。”

叶修:……不是我故意磨蹭,这衣服真的麻烦。

好不容易草草换好了衣服,叶修一走出殿门就侍卫夹在中间,半是胁迫的带着他上了马车。

“原身也算是堂堂贵君吧,不是位同贵妃么,身边除了皇帝派来的侍卫,一个伺候的都没有?”叶修被迫上了马车,夜里的风有点冷,他拢了拢衣服,感叹到。

“这是变相软禁啊。”2333也很凄凉。

马车动了。

夜里的凉风吹开车上小窗的帘子,叶修瞥见身后远去的暗沉的宫殿,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切发生的太快,他还来不及反应;现在狼狈的被赶出皇宫,坐在这车上,叶修才来得及回味一下发生的一切。

那双冰冷的眸子,仿佛还在叶修眼前晃动。

叶修其实是有些难受的。

他在现实里认识了韩文清十年,见过他各种各样的模样,唯独没见过他对自己露出过那种表情。

冰冷,嫌恶。

以前有人吐槽韩文清那张让人想乖乖交出钱包的脸,叶修有时候也笑呵呵的拿这个和韩文清开玩笑,但是他心里其实并不觉得韩文清很可怕。韩文清虽然长的凶一点,但是看他的时候,眼神总是温和的。十年的光阴,韩文清在他心里有不一样的地位。

直到刚刚,叶修才真正感受到当那双眸子里露出冰冷彻骨的神色时,是怎样伤人。

人是感性的动物,叶修也不例外。因此明知道这不是现实世界,叶修还是有些难受。

看我回去以后不天天抢你们霸图的boss,叶修表示很委屈。

唉,然而这是任务对象,所以我还能怎样,还不是像个老父亲一样把你原谅。

叶修收拾了一下心情,撩开了帘子往外看了看,在心里对2333说:“我觉得这样不行,不能就这么走了。”

“也是,走了之后离任务目标太远,太不利于做任务了,而且皇帝居然还不然你出去,就地格杀什么的……”2333同意,“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很难反抗吧?”

“没办法,试试看,”叶修笑了笑,“他不让我作妖我就不作了,那我多没面子的啊……”

说着撩开了帘子,马车正在过桥,河水潺潺流过。叶修目光一凝——此时不跳,更待何时!

——————————————————————

叶修:唉,穿越过来以后,我还没能吃上一顿饭。
另外,霸图的boss以后我承包了,呵呵。

今日老韩作的死,都是明日的心痛值……


今天约了小伙伴出去玩了 ( ̄ε(# ̄)写的比较仓促。

评论(27)

热度(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