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江湖处处是情敌(十一)

•苏叶,苏苏苏苏那种。雷者慎入。
•私设如山。
•苏爽文,连载
•前文可戳头像,也可订阅tag。比心♡

我还蛮喜欢这章的意境的,写的挺顺。

我喜欢看打架(´▽`)ノ♪

————————————————————————

十一、

王杰希知道也许是因为出身军旅的缘故,叶修其实惯爱能破甲伤人的重剑,对软剑并不算感兴趣,如今却提了软剑上场,怕是右臂上的旧伤实在不容乐观。

若是对手是旁人,还能用左手剑抵抗;然而面对孙哲平这种级别的高手,使用不算一流的左手剑就未免太过于托大。因此,即使右臂带伤,叶修也只能强撑着出手。
王杰希微微有些烦闷。

他本是个冷静的人,却偏偏总为了叶修尝遍了担忧与害怕的滋味。

因为看的太重,什么冷静理智,便都不存在了。



台下王杰希忧心焦虑,台上叶修却不见有多紧张。他上下打量了一遍孙哲平,便微微挑了唇角,显出一副胸有成竹不急不缓的模样。然后他把手搭在剑柄上,笑到:“来吧!”

“……这时候不是应该再寒暄几句吗?”

“怎么这么磨叽,你想提前发表一下失败感言?”

“……”

“还是说,你想说太后驾崩,朝堂动荡,匪盗横行,你族探子在中原几郡煽风点火,欲逐鹿中原?”

孙哲平一惊,眼睛微微睁大。

他已经得到消息了?

还来不及想好怎么开口,便见面前人朗声一笑:

“比武就是比武,何必这么多心思。来吧!”



剑风乍起!

叶修与孙哲平几乎是同时出了手。



铮——

瞬息之间,两人已几度交手。剑风卷起枯叶,台下的看客们微微呆愣,几乎看不清两人的动作。




起风了。

右臂微微做疼,叶修眯了眯眼。

这风不同于北川冷冽的朔风,割的人手脸都发疼;它温柔又清朗,相较之下显得绵软而无力,一如他手中的软剑,都是他不算熟悉也不习惯的感觉。




每一位剑客都有自己的剑意。比如孙哲平的剑,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线。剑势如狂风骤雨扑面而来,震的叶修右臂发疼。

其实,叶修从前也更喜欢这种直来直去酣畅淋漓的战斗——

剑出若长虹贯日,锋芒毕露,所向克捷。

然而旧伤在身,他已执不起重剑。



孙哲平的剑已经再次袭来。

叶修抬眼,与他满是战意的目光相遇。

刹那间,无边剑意如同风雷,卷起滔天骇浪,扑面而来。




咳。

虎口发麻,右臂一阵剧痛。叶修感觉到胸口发闷,怕是有些内伤。

“再来?”耳边传来孙哲平的轻声挑衅。

“再来。”叶修却微微笑了笑,“没结束呢——”




孙哲平望向面前人的眸子。

他看到了冷厉的风雪,看到了曜日的神采,看到了燃起的如同烈火般的无边战意。




那一瞬间,孙哲平才真正意识到,他在和怎样一个人战斗。

其实在接到叶修有伤在身的消息,决定趁机提出挑战,搅乱中原武林,借机向中原王朝发难的时候,孙哲平不是很情愿的。

他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他更期待一场堂堂正正的战斗。

奈何人生在世,往往不能随心所欲。

族里长老苦苦相求,族人的血泪呐喊犹在耳畔,声声泣血,要他如何视若无睹?

他们一族臣服于当今皇室已有百年之久,年年纳贡。在密林深处,产有一种特殊的美丽宝石,流光溢彩,绚丽夺目。然而这本应该是上天馈赠的珍宝,却为他们带来了无尽的苦难。

因为这种珍奇的宝石深受宗室权贵的追捧,他们一族便要忍受繁重的劳役,一代代人无休无止的冒着生命危险去采集。当朝堂上那些衣食无忧的权贵戴上炫目的宝石洋洋自得时,又何曾想到过有多少人为了它留下过多少血泪?

如今老太后病逝,做了多年傀儡的小皇帝执掌政权,却依旧寻欢作乐,放任朝臣结党营私、蝇营狗苟,朝堂政局愈加混乱。地方州府也是乌烟瘴气,横征暴敛,族里生活更加艰苦。

族人尚且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是他们唯一一个摆脱苦难的时机,他必须出手。



然而他本来说服了自己,如今却又动摇。

那是斗神。

是他所追逐的神话,是他所渴望的对手。他们应该酣畅淋漓的一战,而不应该参杂了算计与筹谋。




突然他耳边响起叶修的声音:“别跑神啊,我可不会输的——”

孙哲平手没有停顿,剑携风雷击来。

事已至此,唯有全力以赴,才是对对方的尊重。

他们不需要怜悯。




叶修执剑迎上,在两剑相遇的那一刻却手腕一翻,剑尖拐了个弯,划出一个小小的弧形,从另一侧缠上了那柄来势汹汹的巨剑。

孙哲平一惊,他只觉得手腕力道一卸,软软的使不上力来,剑尖向一边斜去。

仿佛缠绵上一片化雨的春风。




千变万化,以柔克刚,才是软剑的优势与妙处。

孙哲平也了解过软剑,但也只是了解而已。实际上,很少有人能同时驾驭几种完全不同的武器。

但是叶修可以。

重剑在手,他剑气纵横千万里,一剑出而惊天下。

当他执起软剑,便又化成一段温柔的缠绵的春风。




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

孙哲平只觉得自己的剑仿佛不受自己的控制,刺不到实处,绵绵软软,难以使力。

他看见那人唇角扬起若有似无的笑意。

一时间居然有些心烦气躁。



孙哲平手腕一震,猛然后退,将剑强行从那缠绵不绝的力场里抽出,又再次迎面击去!

剑风里是隐隐风雷!




嗡——

长剑悲鸣。


什么能破开那如风如水般的柔软剑意?

以力破之。

一剑西来,斩尽春风。




叶修被击飞后退,猛然涌出一口腥甜的血来,又强行咽下去。如今江湖局势本就不稳,他不会在众人面前露出脆弱的姿态。

他是中原武林的定海神针,在风云动荡之际,更不能退。




在孙哲平一剑袭来的时候叶修便已觉不好,立马借力后撤,还是受了内伤,右臂更是疼入骨髓。

叶修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

他已经退到了演武台的边沿。

如若落下去,便是输了。




自右臂受伤之后,他开始侧重左手剑,只是毕竟时日尚短,练不成一流绝世。

他从最基础的一招一式开始,每日出剑一万五千下,除了前几日因为与孙哲平意外交手旧伤复发而无奈放弃外,日日不息。

月下,清晨,午后,傍晚。

枯燥而无趣。

但是叶修乐在其中。




风卷落叶,万里晴空。

璀璨又夺目的天光,仿佛一年来挥过的成千上万次剑光。



叶修没有犹豫,当机立断,脚尖点地刺向面前之人。孙哲平挥剑去档,叶修往那剑上一踏,向后凌空翻去,一瞬间把剑换到了左手。

在快要落地的时候,他用剑一撑地,再次借力弹起。



雨后的秋日天空碧蓝如洗,簌簌的红叶灿若红霞。白云舒卷,微风拂面。

但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番美丽的秋景。

他们的注意力已全在剑里。




弹起的那一瞬间,磅礴的内力已经灌注在剑上,这把软剑一瞬间坚不可摧,锋芒毕露。

剑光曜日!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孙哲平一瞬间只看到漫天剑影,扑面而来,躲闪不及——

耳边已经响起一声轻笑: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剑光散去,剑尖距离他的脖颈已不足毫厘。

“你输了。”




风停了。

一时间寂静无声。

—————————————————————————

我没练过剑,关于剑招的描写都是我脑补的😂

下一次更文可能明年吧,我看着我的十几门考试课,内心是崩溃的。
向每一个不放弃我的小天使一个辣么——————大的么么哒!

评论(18)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