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江湖处处是情敌(九)

•苏叶。雷者慎入。
•私设如山(真的)
•苏爽文,连载
•前文可戳头像,也可订阅tag。比心♡

——————————————————————————

九、

下雨了。

秋雨潇潇,江天如画。雨滴打在青石路上,浅浅的水洼映出点点涟漪。

天色灰暗,看样子这雨没有一点想停的意思,淅淅沥沥将断不断,是要连绵不绝许久了。

黄少天今日不知去了哪里,客栈里只留有王杰希和叶修两个人。

王杰希无端端有些烦闷,掩上窗子,微微叹了口气。他不喜欢雨天。

其实以前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但是自从去岁的那个血色的雨夜开始,每到这样的天气,那一日浑身鲜血的叶修的形象便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后日便是约战之期,这雨更是惹得他心底丝丝不安。
不是个好兆头。

王杰希忍不住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尽力压下心中的焦虑。


这边王杰希忧心仲仲,隔壁房间里的叶修倒是不慌不忙,很有一点“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他起了个大早,因外面下着雨不便习剑,便在房里草草练了两把了事。其实从前的叶修演武习剑从来是风雨无阻,奈何如今身上旧伤受不得寒,自是无法勉强。

雨天显得房内有些阴沉,叶修点了灯,又取了软布,细细擦拭那柄重剑,还一边断断续续的哼着“醉里挑灯看剑”的调子,倒是一派悠哉。

擦完了重剑,他又取出一把软剑来。虽然平时不太喜欢这种没有力道的兵器,但是叶修并不是不会。当然,实际上几乎没有叶修不会的武器。


听着窗外雨声淅淅沥沥,叶修忍不住想起一些旧事。

小时候,父亲为他请了师父习武,本只是为了强身健体,无意让他走这个路子。作为家中长子,父亲是对他给予了很大期望的。修身养德,浸淫权谋,以父荫承袭藩王之位,在朝堂上翻云覆雨,才是他应该走的路。
平远王叶氏家的双子,长子从文承位,次子从武入军,本来似乎是很万全的安排;实际上,叶修小时候也很符合这个期望:他聪慧机敏,记忆超群,天生善于谋略;而次子叶秋反应力稍慢,做事有一种一板一眼的认真,也算适合军旅生活。如果就这样发展下去,似乎也很不错。

奈何从来都是人算不如天算,后来叶修越长越歪,虽然天生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可偏偏看不得世间不平事。他看的越透,更不愿意去做那个同谋,对朝堂上与宗室间那点弯弯绕绕嗤之以鼻。后来又看了投笔从戎的典故,这小子干脆撂了挑子,放着世子的位置不坐,跟着发小韩文清远赴北川,进了军队,可没把老爷子气的不轻。

韩文清家里世代掌军,北川霸图早已隐隐有韩家军的称号。如此威势,自然早已惹得皇帝百般猜忌与不满。然而皇帝至今无法对韩家下手,韩家在北川盘根错节,霸图数十万军队只知韩家不知皇帝,那皇位上的小皇帝想要收回权柄,实在也是有心无力。

韩家军有如此威势,也有其军纪严明的缘故。就算是韩文清这个将军之子,甚至叶修这个藩王世子,都得乖乖的从下层将官历练起来。平远王本还抱着叶修知难而退的希望,结果这两个小子都是认定了一件事死也不回头的性子,硬生生从底层拼杀起来,在没有人知道身份的情况下,居然几经晋升,小有威望。

这边叶修在军队里混的如鱼得水,那边平远王和韩老将军私下会面,不知道聊了些什么,后来也就随他去了。其实老爷子也想明白了,就长子这个性子,也未必真适合朝堂,便让次子叶秋继承世子之位,如此也算一文一武了。

……结果万万没想到,叶修这小子居然又搞事,一个没看住又离开军队进了嘉世,入了江湖!

老爷子这次是真的差点没气到吐血。


嘉世那是什么地方?

在一般江湖人看来,那是一个前些年崛起的神秘又强大的江湖门派,其作风虽然似乎与江湖上其他门派有点格格不入,但也是正道门派。然而其实高层都知道,嘉世——那可是是皇帝的亲信!

老太后年事渐高,小皇帝这些年渐渐收回权柄,有意遏制日渐强大的江湖势力,便安排了嘉世这个钉子。除此之外,嘉世还担任着收集情报、监视百官的任务,有直接密奏皇帝之权,可以算得上半个锦衣卫了。

这也难怪平远王生气了——当年你小子不就是不愿意钻营弄权才离家去的北川么,现在倒好,居然又去了嘉世——嘉世的阴私难道还少吗?

然而不管平远王是何想法,总之叶修去了嘉世,名扬天下,风头一时无两,甚至带的嘉世隐隐有了江湖正道第一门派的威势。



叶修擦好了剑,微微叹了口气,想了想,取笔磨墨,写了一封家信。

如今嘉世不比以往,自从自己受伤以来,形势愈差。奈何自己也是有心无力,难以分心他顾。百花突然下了战书,背后也不知是得了谁的消息。其实叶修已经有了猜测的人选,但正是这个猜测,让他更加叹息。

有时候,来自身边的算计要比敌人的攻击更加伤人。



有雨丝扫进了窗子,凉意袭来,叶修感到右臂上的旧伤又开始隐隐做疼。他放下剑,起身去掩窗。他的手才扣上窗沿,忽然目光一凝,猛然侧身!

一根细竹管险险擦着他耳边略过,带起了一缕发丝,又“砰”的一声砸在墙上,跌落在地。

叶修挑了挑眉。

准头不错,力度不够。



叶修弯腰拾起那根竹管,用手掂了掂,微微皱了一下眉。

重量不太对。

手上微微使力,竹管爆开,露出里面的一截雪白绢布。

……烟雨楼的信?

楚云秀那个丫头?

叶修沉默了一下,他真的弄不明白,为什么江湖人送信,都要弄得神神秘秘的,和偷袭一样……



客栈外。

树上蹲着两个黑衣人,身影单薄,在风雨中瑟瑟发抖。

“……”

“……”

“……说了你不要和我抢,现在咋办……”

“呵呵,楼主让我们来给叶神送信,凭什么你来扔啊。”

“那凭什么你来扔啊?休想和我抢任何与叶神有关的任务!”

“那你好好扔啊,你刚刚差点打到叶神吧?你这是想偷袭?”

“啊啊啊还不是你和我抢,我手一抖就扔出去了啊!怎么办,叶神不会真以为是偷袭吧,完了完了,他会不会对我印象不好。”

“……”

“……”

“……我觉得,叶神可能并不知道你是谁。”

————————————————————————

是不是把之前剧情忘的差不多了?
没关系,
我也是(我错了orz)。
……
前文可戳tag或头像。
话不多说,溜了溜了,晚上再更一发。

评论(9)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