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江湖处处是情敌(十)

•苏叶,苏苏苏苏那种。雷者慎入。
•私设如山。
•苏爽文,连载
•前文可戳头像,也可订阅tag。比心♡

————————————————————————

十、

“别挤呀!”

“前排兜售大饼米粥!”

“谁插队!我都在这里排了一晚上队了!”

“你算啥,我都在这里排了两个晚上了……哎,给我来个饼!”

“珍宝斋新出品叶神绘像,欲购者速!”

“多少钱我包了!”

“抢什么抢……我要十份!”

“……”


“别吵了,你们看那边!”

“叶,叶……叶神啊啊啊?!”

人群一片沸腾。

“叶神他来了!”

“比我想象的还要好看QAQ”

“押注了啊!赔率5:1……”

“叶神肯定赢啊,你这有什么好赌的。”

“就是就是……”

“其实也不一定吧,孙教主也是百年一遇的高手啊……”

“我还是觉得叶神更可能赢,那可是叶神啊……”



“……”向演武台走来的叶修本来并不紧张,但是现在他突然有点方。

这个时候还没有flag这个词,如果有的话,叶修也许就能明白他为什么方了——flag的大旗已插满全身。

现在叶修只是觉得,以他看话本的经验,一般开场呼声高的,都不是能走到最后的那个……

叶修忍不住尬笑两声。



秋雨初霁,青石路上还有着浅浅的水洼,天却显现出一种格外清澈的蓝。长身玉立的青年从远方晨光里走来,他不急不缓,衣摆微扬。

因为所习身法的缘故,他每一步仿佛都踏着奇妙的韵律,身上无环佩修饰,却自有一种翩然风韵。那人手执长剑,简单的用锦带束发,身上的黑衣显得他身形更加修长。

他逆光浅浅一笑,风轻云淡,天地便失了颜色。



开赌局的的人果断把赔率改成了10:1。

没看到叶神风轻云淡胸有成竹还在笑吗?

肯定稳赢啊!



另一边,孙哲平看着这声势,也忍不住眼皮跳了跳,问向身边的张佳乐:

“我看他好像很自信,咱们的消息没问题吧……他真的有旧伤?”

“理智告诉我消息没问题,感情告诉我叶神天下第一。”

“……摆正态度,我们现在和他是敌对……”

“……你先把手里抢的画册放下来再说话。”



演武台设置在镇外,出了城门是一道长长的青石路,演武台就在不远处。此时演武台旁边早已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从五湖四海赶来的人,人声鼎沸,比当事人还要热切的多。

叶修就这样一路走来,手持一柄长剑,踏过一地枯叶与水洼。

仿佛闲庭信步,好似谪仙误入凡间。



人群渐渐静了。

人山人海,却几乎落针可闻。

只怕吵闹惊扰眼前人。



叶修一路行来,人群如潮水般自动后退几步,分出一条道来。叶修向他们点点头,走向演武台,老老实实的从旁边的小楼梯拾阶而上。


孙哲平挑眉,一跃而起,也落在了台上。


“久仰叶神大名,今日终于一见,幸甚!”孙哲平笑道。
“……”叶修却懒懒的一抬眼,“不是前几天晚上刚刚见过么,孙教主真是贵人多忘事。”

孙哲平心想这时候商业互吹一下不行么,你不按套路出牌啊,干笑两声。

围观群众:前几天?晚上?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挤在人群里的王杰希有些烦闷的蹙着眉。他今早本想与叶修一同过来,却被叶修笑着拒绝了。

“高手都是独来独往的,一起去不符合哥的高手风范啊,大眼儿你还是等着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高手风范。”

……王杰希实力冷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个。


王杰希身上带了药,他知道早上叶修在刻意逗他,不想让他担心,但他如何能够放心?

他看的清楚,叶修今日带的不是平日惯用的重剑,却是一把细长的软剑。



他与叶修的相识,其实远比其他人想的要早的多。世间两大医圣,一位在朝,一位在野,谈经论道,神交已久。当他听闻当了两年御医的张新杰被皇帝派遣到北川霸图韩将军身边时,正在游历天下的他一时兴起便顺道去了北川。

本意只是去与张御医探讨医术,哪知却在军中校场上,在北地呼啸的朔风里,遇见了那个自此一生难忘的人。

师父说,医者慈悲,大爱天下,一视同仁,不怀私情,至情便会有所偏颇,无情即是大爱。王杰希似懂非懂,只乖乖随着师父入世行医。王杰希是个早熟的人,他过早的随着师父游历江湖,悬壶济世,见过了太多生离死别,看的太多,渐渐的便愈加冷心冷情。

直到那一天之前,王杰希一直觉得自己做到了师父的嘱托,可是那一刻,他却突然觉得,去他的冷心冷情一视同仁——

如果没有亲身经历,他从不相信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一见钟情这样奇妙古怪又不讲道理、来势汹汹的感情。

那一天也是个秋季,北地的秋风太烈,卷起一阵又一阵风沙,却遮掩不住少年无匹的锋芒。

不远处是旌旗翻飞,少年似乎是刚刚在一场军中比武中获胜,他纵声大笑,朗声向场上另一位少年叫嚷,眼里是小小的得意。

他手持一柄长枪,扬鞭纵马,与王杰希擦肩而过。



一刹那视线交错。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王杰希看见了那清澈眸子里的笑意,到映出北地碧蓝的长空。

王杰希望向少年的背影,彼时正长风万里浩荡,秋季的边土一派肃杀,南去孤雁发出凄厉的哀鸣。



王杰希知道了少年名叫叶修;知道了他是军中三位新秀之一;知道了叶修、苏沐秋和韩文清这三位少年的故事……别样的心思慢慢成长,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走进叶修的生活,突如其来的战争便打断了一切绮丽暧昧的梦。

那一年北地先是大旱,冬季又遇酷寒,蛮族迫于生存,大举入侵中原。北川作为直面蛮族的最前线,战事格外频繁残酷。王杰希也留下来帮忙医治伤员。

曾经王杰希走过大江南北,自以为已看遍人间生离死别;直到真正到了战场,才真正感受到鲜血的震撼与生命的渺小。无数场大大小小的战役留下一地尸骸,鲜血一次又一次染红了黄土。王杰希夜里听见帐篷外呼啸的风声,恍惚间都觉得是阴魂的悲嚎。

韩文清毕竟是将军独子,虽然韩老将军有意磨砺他,但毕竟不能放在最前线当做炮灰,很快被召回身边,学习军法谋略;叶修虽然只是一个小队的小小将官,但是王杰希却觉得他的身份不那么简单。很快,王杰希便听说上面果然想将叶修调往相对安全的后方。

然而叶修却拒绝了这个调任。

他执意与苏沐秋留在前线,一柄长枪,满腔血勇。



王杰希也留了下来。

或是叶小校尉负伤前来医治,或是护送战友一同前来,他们渐渐相熟。

那段时间里,王杰希见过因为胜利而眉眼弯弯的叶修;

见过因为一场战役失败而略为烦闷却绝不服输的叶修;

也见过因为战友伤亡而黯然神伤的叶修。

他曾灯下为少年上药,一边听少年半真半假的喊疼;他曾在营房焦虑的等待带队深入敌营偷袭的叶修,最后那个少年浑身浴血的归来,还笑的得意洋洋漫不经心,让他又气又笑,尝够了大喜大悲的滋味;他曾在某个月夜,在营房后面找到一个人沉默的叶修,同他将浊酒洒在战死军士的简陋的墓前。

他在成长,也见证了叶修的成长,见证了少年从一个虽然天才却尚显青涩的毛头小子,成长成一个锋芒毕露的将才。他以实打实一刀一枪拼来的功绩,几经晋升,成为了部将们最值得信任的主心骨。

如果说最初的那一眼只是乍见之欢,那这些时刻面临着生死的日日夜夜,却将那一瞬间的心动镌刻心底,愈来愈深,终难自拔。

王杰希不得不承认,他做不到师父的嘱托。

他克制着自己心底疯狂蔓延的情感,却放不下,斩不断,理不顺。

但是王杰希一直没有说出口。

似乎当面临着生死与大义的时候,说这些情情爱爱,总显得不合时宜。

于是他将感情埋在心底。


他与他的记忆里不是风花雪月。

而是北地风沙,刀光剑影,金戈铁马。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

战事的凶险,生死的考验。

叶修名扬北地,甚至声至江湖;

韩文清少年领军,威望日胜;

朝堂风云迭起,暗潮涌动,小皇帝暗中谋划,想要组建一个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的势力;

韩老将军战死,韩文清领镇北大将军;

最后的背水一战,胜的太惨烈,叶修从战场上一步一步背下来已经失去了呼吸的挚友,埋葬了那个叫做苏沐秋的少年,也埋葬了自己的一段最深刻的少年岁月。

大雁去了又来,物是人已非。



再后来,叶修离开北川,进入嘉世,走入江湖。

魔教入侵中原的惊世一剑,一战成名天下知。

北方一役,他手执长枪,纵马杀了三进三出,血染战袍,留下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传说。

之后暗血堂密谋颠覆中原武林,他横刀立马,只身一人,拦下暗血堂三百余位教众,却也留下了至今未愈的伤势。



再然后,就是今日与孙哲平一战。

风乍起。

北雁来。

——————————————————————————

江湖处处是叶吹……

我觉得前面写的不太好,找个时间修修文。

复习地狱中(瘫),等我考完试😂。

评论(11)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