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江湖处处是情敌(八)

•苏叶。雷者慎入。
•文笔不存在的,ooc有,私设如山。
•苏爽文,连载,日更
•前文可戳头像,也可订阅tag。比心♡

注意,本章对刘皓不太友好,刘皓粉(如果有的话)慎入😂

———————————————————————

八、

王杰希觉得自己很生气。

当你接到消息,千里迢迢匆匆忙忙赶来,却发现自己要找的人溜出去浪了,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是怎样一种感受?

更令王杰希生气的是,耐着性子在客栈等了半晌,终于等回来了人——还多了一身伤——但是!为什么居然还带回来了一个小妖精?

你不爱我了,你在外面有别的小妖精了!你还带他回来!

而且那个还和小妖精当着我的面勾勾搭搭!

王杰希很生气,但是还能怎么办?还不是把人原谅。

——————————————————————

王杰希冷着脸给叶修把脉。

“你去哪里了?有没有说过不要随便用右手?你右手不想要了?”

叶修陪笑:“不是事出突然,左手拔剑来不及么……”

王杰希一脸冷漠:“你要是少搞点事,也不至于把自己弄得这么凄惨。这两天不要用右臂,我每天给你针灸一次。十天后你还要和孙哲平……”

“嗯,我昨天晚上和他交过手了。”叶修眨眨眼,表情无辜。

“……”王杰希一脸呵呵,“我觉得光针灸不行,上次那个药再吃两副吧。”黄连可以再多点份量。

“……”

——————————————————————

直到现在叶修才认识到黄少天能有多吵。自从昨天他粘着叶修回了客栈,叶修的耳朵几乎就能没能歇过。

“叶修叶修叶修!你就是叶修啊!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不是在看我笑话我太伤心了QAQ!你必须道歉要不然我不原谅你!”

“好吧,我道歉。”非常没有诚意。

“没诚意!好吧我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感不感动!话说昨天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受伤了,你怎么会受伤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受伤了我才不要趁人之危,等你好了我再向你挑战……”

叶修忍不住笑了,觉得这个蓝雨的小天才还真是挺有趣的,歪头笑道:“好吧,谢谢体贴?”

黄少天居然愣了愣,有点不好意思的扭过头。

他比夜里还好看诶……

——————————————————————

皇都。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轻纱软帐,缓舞香风。着红纱的侍女拨弄管弦,半醉的女子倚栏独唱。

女子算是绝色,半醉的美人更是别具风韵。顾盼回眸,唇角微勾,声音清冽,在半遮半掩的纱幔后起舞,飘带飞扬,罗裙轻展。

纱幔前两人相对而坐,各有侍女侍立一旁,奉酒打扇。只是其中一人显然不喜欢周遭的环境——甚至可以说有些厌恶,本就冷厉的脸上更多了一丝寒气。另一人倒是油头粉面,衣衫奢华,看起来颇为享受。

“论起词曲舞艺,皇都当数烟雨楼。”那人笑得一脸轻佻,“只可惜这般美人,个个都做得一副清高模样,不就是个……”

“刘公子,我们还是谈些正事吧。”

“哈哈,还是那些事罢了……我们嘉世的诚意您也看到了,不知韩将军意下如何?”刘皓笑得有些阴狠,“如今天下一片混乱,皇座上的那位日益昏聩……这皇座,当是能者居之。韩将军统帅北川几十万雄兵,论起当世豪杰,唯有将军。”

“我霸图与你们嘉世的关系算不上好吧,让我们如何敢信你们的承诺?”韩文清的声音又冷了些。

“所以自然要先化解矛盾,我们之间的矛盾,其实不也就是叶修在御前参了几本的缘故么?”刘皓眼中闪过一丝恶意,“韩将军放心,我们已经把折子给拦下来了,叶修很快便不再会是阻碍……”他还从怀里抽出一本册子,正是弹劾韩文清的折子,落款叶修。

“哦?是吗?”韩文清低下头,刘皓没有看清他眼中的冰冷。

“我嘉世将辅佐大将军。”刘皓自以为说中了韩文清心中所想,有些洋洋自得。又心说去他的霸图,先弄死叶修,先用他们一段时间,迟早……

一曲歌罢,帘外的歌声不知何时换了。

“……我也曾赴过琼林宴

我也曾打马御街前

人人夸我潘安貌

原来纱帽照呀

照婵娟哪

我考状元不为把名显……”



“这是什么曲子,”刘皓皱了皱眉,“怎么还唱起戏了……”

话音戛然而止——

寒光乍现。

纱幔飞卷,扬起又落下。

坐上的人已经没了声息。




韩文清站起身来,冷漠的看了一眼瘫到在椅子上,永远再也无法出声的人。

纱幔被撩起,帘后的美人走进来,眼中还有一丝丝醉意。

韩文清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楚姑娘。”

“死透啦?”楚云秀撩了撩头发,笑的温婉可人,“朝堂之乱,便是因为这种小人,搅得一片乌烟瘴气。死的好。”

韩文清挑了挑眉,别看这位美人柔柔弱弱,刚刚出手可是又快又狠,悄无声息,是位不好惹的人物。他淡淡开口:“合作愉快。”

“不用客气,”楚云秀挥了挥手,“主要不是为了你啦。”

她顿了一下,又道:“虽说嘉世已有谋逆之心,但是皇座上那位可不知道。作为朝廷打入江湖中的暗粧,可以算是皇帝的亲信了。如今刘皓死在与你的会面时,怕是不太好吧?”

韩文清眉头都没皱一下,声音冷淡:“反正被说拥兵自重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皇帝早就开始防备,如今不过是做的更明显些。左右他不敢动我,北川霸图数十万军队,他还吃不下。”

楚云秀眨了眨眼:“还有人敢弹劾权倾朝野的韩将军啊~”

“这不就有一本吗。”韩文清弯腰拾起刘皓身上携带的那本弹劾折子,翻开看了看,“克扣军饷,贪功冒进……罪名倒不少。”

“哈哈哈,”楚云秀笑得花枝乱颤,“难为叶修远在江湖还惦记着你。嘉世的任务不主要是监视江湖人士的动向么,他这折子上江湖事没提多少,倒是尽攻击你了,也是够执念,怪不得都说嘉世霸图是宿敌啊……”

“……”韩文清没说话,把折子揣到怀里,“你们烟雨楼应该有渠道联系到他,给他提个醒,嘉世要动他……不过我觉得他也应该猜到了。”

“不用你说。”楚云秀眨了眨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文清披上披风往外走,突然想起来什么,回头问:“你刚刚唱的是什么曲子?”

“《女驸马》啊”,楚云秀笑了,“真想唱给叶修听。”

——————————————————————

讲个笑话,嘉世霸图要联手。

刘皓:所以我就是来打酱油的?

(可以说死的非常干脆了,默哀)

没有黑嘉世的意思哈,我很喜欢嘉世很多人的,我只是在黑刘皓……😂


《女驸马》是黄梅戏中的一个曲目,里面主要塑造了冯素珍的形象。而其中冯素珍的爱人李郎呢,啥都不用干,功名也有了,驸马也当了,媳妇也娶到了,可以说非常666。

唱这个曲子,可以说饱含了楚云秀想要包养叶修的一片祸心啊。😏

那个,明天先不更了😂一个是要考试,再者我需要把思路捋一捋。

评论(22)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