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象

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不要转载♡


沉迷叶修中心向☆重度修吹
全职只写all叶,慎关

每天更爱叶神一点点!今天做到了吗?做到了!√

[all叶]江湖处处是情敌(六)

•苏叶,苏苏苏苏那种。雷者慎入。
•文笔不存在的,ooc有,私设如山。
•苏爽文,连载,日更
•前文可戳头像,也可订阅tag。比心♡

——————————————————————

六、

男人之间的友谊有时候可以建立的很容易,比如,只需要一次夜深人静、孤男寡男一起吃兔子的经历。

叶修和黄少天两人之间很快便熟悉了起来。黄少天是个嘴闲不住的,再加上叶修这个心脏有意引话题,没一会儿就和叶修称兄道弟了。

其实黄少天作为蓝雨精心培养的弟子,虽然有些单纯,却绝不是不谙世事,本身也不至于警惕性太低。但是也许是因为初见时的乌龙拉进了两人的距离,或者是因为叶修有一种让人格外安心的气质,黄少天对叶修这个树林里烤兔子的奇怪家伙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黄少天的第六感往往很准。


话说两人吃完了兔肉已经折腾到了半夜,本就昏暗的山林更是不见五指,只偶尔从树叶的缝隙间投下来几缕月光。

夜间走山路危险,虽然武艺高强,但是叶修并不想再生事端,因此决定在林中凑合着过一夜。黄少天没有异议,他迷了半天路已经很累了,也是困倦的不行。

怕引来野兽蚊虫,叶修把火堆灭了大半,只留了一点火光,将周围小小的一片土地照的温暖。夜间风寒,幸而两人都是习武之人,有真气内力护体,打坐一夜也是寻常,否则这一夜怕是难熬。

叶修取了水囊,去不远处的一条小溪里汲水。他之前专门注意过周围的地形,毕竟当年也曾跟着大军翻山越岭,做这些并不陌生。

哦,别提那个烤焦的兔子了……那都是意外!

想起来刚刚被黄少天嘲笑脸黑,叶修无奈的摇了摇头,掬了些水洗净手脸。



叶修带着水囊返回的时候,黄少天正在打坐,火光下他眉目俊朗,一双剑眉很是英气。

还挺帅气的,叶修瞅了两眼。



与此同时,黄少天也正悄悄眯了眼看向叶修。叶修站在半明半暗的火光与阴影的交汇处,隐隐约约的看不真切,但是依稀可以辨认出是一个面容白皙,眉眼俊秀的男子,身姿修长挺拔。他一举一动间带有一种奇妙的韵律,这是练习过身法之人独有的特点。

没想到这个小黑脸还挺好看的。

但是为什么好像有点熟悉的样子?




黄少天迷迷糊糊的想,一边懒洋洋的出声问道:“你也是习武之人啊?”

只听得阴影中那个人发出了一声轻笑:“现在这镇上哪里不是江湖人?”

黄少天咂咂嘴,“也是,”他也不打坐了,用双手捧住脸,“那个叶修哪里好了,你说他们是不是眼瞎!本绝世高手就在眼前干嘛都要去看叶修啊!差点没把我挤死!”

叶修:“嗯……”

黄少天更加愤愤不平:“你说他们是不是闲的没事干!人这么多,我都找不到叶修了啊啊啊!”

叶修:“哦——”

黄少天顿了一下,嚷嚷到:“你别误会!我才不是要找他,不对,我是要找他,不过是为了打败他!”

“是是。”叶修从善如流。




黄少天微微皱了皱眉,还有一些话他没有说。其实他这次赶赴南桉镇,也有一些别的考虑。作为蓝雨核心弟子,他可以得到的消息远比普通江湖人士要多。

为什么百花突然对叶修下战书?他们就肯定自己能赢吗?他们有什么底气?要知道叶修被称为斗神,绝不是徒有虚名,敢与他正面对决的,江湖上找不出来几个。

有问题。黄少天眯了眯眼,心想叶修可是要被我打败的人,怎么能被别人算计呢。



虽然嚷嚷着要打败叶修,但黄少天绝不是没有脑子自我膨胀的傻瓜。实际上,叶修说是他最为崇拜的人也不为过。

他曾跟随门派一同去抵抗魔教,那时候他尚且青涩,于那一战中虽然小放异彩,但并不是主力。魔教行事狠辣,手段阴毒,一时间正道人士处于下风。黄少天正看的心焦,就看见了那一瞬间宛若长虹贯日的剑芒——

一剑出,惊天下。

从那时起,那剑芒和纵身跃起的那道身影就成了黄少天心中的 白月光和朱砂痣(划掉)追逐的目标。

虽然当时距离太远,没有看清叶修的面容,但是黄少天后来可是专门买过叶修的画像辨认,就等着哪天能站在叶修面前向他挑战!

鼓掌,真是一个伟大(幼稚)的目标呢。




黄少天想着百花的事,想着想着就更阴谋论了,忍不住出声道:“我觉得百花绝对有鬼!那个什么孙什么乐的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我给你说我见过一眼,就百花的那个什么张佳乐,看着就娘里娘气……”

话音戛然而止。

风声乍起,火光猛地一闪,影子被骤然拉长。一声清脆的剑鸣打破了夜间的寂静,一抹寒光斩破夜色,破空而来!

这一剑太快,快到只能看见天地间一片冷冷剑光,黄少天的手已经搭在剑柄上,但是却拔不出来——

来不及了,铺天盖地的杀机与剑气仿佛构成了一道巨大的网,刺的黄少天浑身汗毛倒竖,僵立原地,眼前一片灼灼白光。

躲不开。





“嗡——”

兵刃相击,双剑的嗡鸣声刹那间响彻天地,金属的颤音回绕在夜空里。

没有想象中的鲜血飞溅。

泛着寒光的剑距离黄少天的咽喉只余毫厘。

然而这区区毫厘,却宛若天堑,再不能寸进。

因为这剑前方无端端横栏了一柄剑。

一柄朴实无华的剑。

叶修的剑。



千钧一发之际,这不起眼的剑划破无边的杀机飘然而至。仿佛只是轻轻横来,却稳如泰山,无法撼动分毫。

一时间天地俱静。

火堆前多了一位执剑人,他一身华服,剑眉星目,只是嘴唇薄泯,眼含杀气。


最终还是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我说,阁下仪表堂堂,却行苟且偷袭之事,怕是不太好吧?”

—————————————————————

气氛凝结。仿佛过了几秒,仿佛过了很久,华服男子偏了偏头。

他看向横在自己剑前的古朴重剑,眯了眯眼,点点头:“剑美。”

他又把目光移到那双修长的、执剑的手上,又点点头:“手也美。”

最后他抬头,在火光下看向面前执剑的人,沉默了两秒,开口道:“人,更美。”



叶修:……?

————————————————————

叶修:实名举报,有人调戏良家少男!

写的好累啊……😂本来写了一版,但是觉得不好又删了。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评论(16)

热度(258)